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直男种马校草被调教成淫贱狗奴

“昊元,最近咋都不和我们喝酒了唉,每次总有几个骚娘们和我们来喝酒就是为了看你,你不来可就不够兄弟了啊。”李强问到。陈昊元叹了口气,说:“最近不想去,别来烦我。”说完陈昊元拿起书包离开了教室。

李强小声嘀咕到:“没想到你小子家里也有破产的一天,平时有几个臭钱了不起,臭娘们都喜欢往你身上靠。”说完他拨打了平时的几个狐朋狗友的电话:“出来喝酒,那小子还是来不了,哈哈哈哈。”

陈昊元走在路上一直都垂头丧气地,最近家里真的是多事之秋,坏事一件接着一件,先是爸爸癌症发病,公司几个股东疯狂掏空公司,接着爸爸癌症恶化,公司破产,母亲也病倒了还欠了一大笔债。要不是哥哥一个人干着几份兼职,这个家早就垮了。

“早知道以前就节约点了,喝次酒就挥霍几大千,少喝几次酒就好了。”陈昊元在为之前大手大脚而懊恼不已“老子也要去找份工作,不能让哥哥一个人太辛苦了。”

走着走着,陈昊元居然走到了以前常喝酒的那家酒吧,酒吧外的招收服务员此刻对陈昊元特别显眼。“2000一个月,周末轮班双倍工资。”这样的工资对于陈昊元来说,颇为有诱惑力,只是这家酒吧肯定会有他以前那些酒肉朋友,该怎样面对那些人,曾经的富家大少爷现在要去做服务员,指不定那些人会怎样来羞辱他来展示自己的威风吧。

不过,陈昊元思想斗争了半天,想了想母亲和哥哥,还是决定去应聘了。

凭借自己不错的相貌以及毕竟以前是这里的老顾客,陈昊元轻松地得到了这份兼职。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陈昊元也渐渐适应了这个工作,只是每次有熟人的时候他都尽量和其他服务生调换一下区域。可是老天有时候就是那么喜欢捉弄人,这次李强他们又来喝酒了,但是店里已经没有可以和他调换的人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您好,欢迎来到xxx酒吧,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到您的?”陈昊元低着头,压着声音问到。

“哟哟哟,这不是咱学校大名鼎鼎的校草陈昊元吗,我是说最近球场上很少见到人了,也没来喝酒,还以为是去哪里逍遥快活了呢,原来在这里做服务生啊。”王虎说到,现在看到昔日风光无限的校草这个样子,他是很享受这种身份转换的快感的。

陈昊元忍住怒火,不敢发作。可这时又有人说到:“陈昊元,你可还曾记得你高二的时候曾坏了我和刘芳的好事,老子差点就上了,要不是你这孙子。”

“你,你想这样?”陈昊元狠狠地说到。

“好了好了,那次是你孙刚不对,你和刘芳我们还不知道吗,你要是真的硬上了,那可就是强奸了,就算你爸爸真有本事,你小子也还是有罪受的。”李强当起了和事佬“看在我的面子上,大家还是好兄弟哈,昊元,给我来两瓶XO和一扎黑啤,这件事就这样过了。”

“谢了,强子。”昊元赶紧出去,这里他一分钟也不想再待。

“强哥,不是你说那小子家里破产了,在这里打工让我们一起来找乐子的吗?”孙刚等昊元走后对李强嘀咕道。

“你这样也太明显了,蠢货,看老子的。”李强冷笑到。

陈昊元很快就将酒上来了,他摆完后刚想走,李强叫住了他“元哥,刚刚刚子说也敬你一杯,给你陪个不是,别放在心上。”

刚子已经举起了酒杯,陈昊元这个时候拒绝也不好“好吧,大家都是强子的朋友,这杯一起干了。”

就在大家碰杯的时候,陈昊元不止被谁推了一把,一个没站稳,滑倒了,这一滑,把酒洒到了李强的衬衣上。

“陈昊元你特么故意的吧,强哥给你救场,你特么还把专门把酒往他身上洒,你知道他的白衬衣多少钱吗,够你这里干几个月的工钱了,你说你怎么办。”这时孙刚又一下子像是抓到什么把柄一样,语气十分凶狠。

“我赔,我一定会赔的。”陈昊元回答到

“你拿什么赔,你家现在那个样子。”王虎又嘲讽到。

“没什么大不了,一件衣服罢了。”李强假装道。

“我就看不惯他那个高傲的样子,还以为是以前的大少爷呢,这次不能算了,至少以牙还牙,给他身上也倒酒,强哥你要是不好意思下手就我来。”孙刚晃了晃杯子,好像准备马上就倒上去了一样。

“这样不好吧。”李强皱了皱眉。

这个时候孙刚已经将一瓶酒倒了下来,不知怎么回事,陈昊元居然躲都没有躲一下,任凭一瓶酒从自己头上倾倒下来。酒水完全湿了陈昊元的衣服和裤子,白色的制服衬衣完全贴在了他的身上,两颗圆润的樱桃若隐若现,分明的腹肌和健硕的背肌也十分显眼。这还只是上半身,下半身的黑色裤子也紧紧的包裹住了紧实的翘臀和档前的巨硕之物,陈昊元的身体不愧是是每次都能在球场上引起一片尖叫的绝世好肉体。

“够了吗,还要再淋吗?”陈昊元双眼已经发红,这绝对是他有时以来最耻辱的一天。

“好了好了,刚子不要再闹了。”李强发话了,但此刻他的语气明显有些抑制不住的喜悦。

陈昊元再也受不了了,跑出了包间。周围的人有的甚至都拿出来了相机,这个帅哥的落魄之时,却是大家才能发现他诱人犯罪的身体最好的时机。

陈昊元再也没有精力干完接下来的两个小时的班了,他好想哭诉,好怀念以前的日子。他也想买醉一场,可是他甚至连在这个酒吧喝酒的想法刚出来就掐灭了,这里太贵了,他现在只是一个负债累累的学生

陈昊元湿着身体回到了家的楼下,看到了现在那栋破旧的居民楼里发出昏黄的光,他心里更难受了。

旁边不远处就是一个苍蝇馆子,他这段时间已经和那里的老板比较熟了,想到这里,他走去了那家快要关门的小馆子,点了一点东西和几瓶啤酒就开始吃了起来,毕竟他们上晚班的,晚上都要加餐的。

“小伙子,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啊。”这时一个中年人突然走到了他的桌子。

陈昊元看了一下这个中年人,170左右,中等身材,微微有肚子,手臂上纹着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和脖子相连。满脸横肉但此刻却硬是挤出笑脸和他说话,显得更加丑陋了。

“唉。”换作以前他根本就不会理会这样的人,但是今天他特别想找个人倾诉。这种事情他不想让哥哥和母亲担心,所以就将最近和今天的事情一点点的说了出来。

中年人倾听的过程中还不时地安慰陈昊元,陈昊元却越来越醉了。

“原来你就是那小骚货的弟弟啊。”中年人冷笑到,并趁陈昊元不注意的时候,在他的杯子里下了一个白色的小药丸。

陈昊元当然没有注意到,甚至都没有感觉到这杯酒的味道还是有一点点变化。他什么都不知道,却越来越越想睡觉,眼皮越来越沉,仿佛要堕入黑暗。

陈昊元渐渐醒了,他睁开眼睛却发现还是一片黑,好像眼睛被蒙住了;他想大声呼叫,发现自己嘴里也被不知道什么恶臭粗糙的布料塞住了;身上的衣服好像不见了,万幸的是,内裤还在自己身上,但是好像又不是自己的内裤,比自己的内裤要紧,并且粗糙的布料死死的裹住他的大鸟让他特别不舒服;唯一还能感受世界的就是他的耳朵,可是周围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声音可以让他判断。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一个小时?又或者两个小时?他发现自己想尿了,那种喝完酒来的尿,憋都憋不住,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厕所?难道只能尿裤子了吗?“不行,怎么可以尿裤子,这到底是哪里。”陈昊元只能扭动着身体像一条虫一样蠕动,企图让人发现自己。

这个尿意来的实在是太急了,感觉膀胱,输尿管都要爆炸了一样。他胯下的大鸟也已经勃起,就差一点点就要尿出来了。陈昊元还在用意志憋,不断提醒自己,还不知道现在自己身在何处,不能尿在内裤里。

“呲呲呲……”粗壮的尿柱最后还是透过那层粗糙的薄布喷涌而出,陈昊元也终于舒了一口气。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尿液的温热,因为自己泡在自己的尿液中。慢慢的,尿液冷下来了,渐渐有了味道,所以陈昊元在一股已经适应的恶臭里闻到了属于自己的尿骚味。

这时,安静的世界突然出现了脚步声“咚……咚……咚……”

“真特么臭,小骚狗你尿了啊。”这个熟悉的声音是?

“唔呜呜唔。”陈昊元想质问这是谁干的,却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哎呀,忘了你嘴里还有老子穿了一周的袜子了。”说罢,这个人取下来陈昊元口中的袜子,那是一双已经被口水浸湿完了的袜子,上面还滴落着一个帅气男孩的口水。

“你特么究竟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陈昊元吼到,终于可以呼吸道新鲜空气了。想到自己刚刚含了那么久的居然是别人穿了一周的袜子,向来有洁癖的他恶心到想要吐。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你要成为我的狗奴。”男人对于陈昊元的愤怒毫不在意。但他的话却让陈昊元头脑有些短路,狗奴?什么是狗奴?听起来就好变态。

“你特么最好给老子放开 让我看看你是谁。”陈昊元吼到,但是他现在是什么都做不了,甚至眼睛都还被蒙着。

“不要愤怒,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日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终极的快乐。”男人漫不经心得说,好像这一切都很熟练了一样。

“捆了这么久,应该渴了吧小骚狗。”男人说。

“给老子水,还有,别叫老子小骚狗,你个变态。”陈昊元吼到,他真的很愤怒。作为一个直男,今天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很可怕的了。

“没有水,渴了就只有爸爸的圣水。”男人说到,说完他好像去拿了什么东西。

就在他回来了后,陈昊元感觉空气渐渐变得燥热了起来,空气里又弥漫着他刚刚的尿的骚味和一股脚的汗臭味。空气越来越热,陈昊元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水分一点点在蒸发,也不知道自己上一次喝水是多久,现在他非常口渴,哪怕面前有一桶水他也能喝完。但是他现在只能不断分泌唾液吞咽,频繁咕咚的喉结证明他在疯狂的咽口水,但是还是愈来愈渴。

“小骚狗,渴了吗,爸爸的圣水现在已经准备好了。”男人居然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cnm你个死变态,老子就算渴死也不会喝你的尿。”陈昊元回答到,但他发现他错了,他一回答,更渴了,嘴里好像连唾液都分泌不出来了。喉咙干的要烧起来了一样。

突然他感觉到身上有冰凉的水流过一样,原来男人正将矿泉水淋在他的身上。可这一淋,让身体知道了周围有水的存在,更加渴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总不能被渴死吧,母亲和哥哥还等着我回家呢,陈昊元还在做思想斗争。

“我,我喝!。”陈昊元说到。

“喝什么,说清楚。”那个男人悠哉悠哉地问。

“你的,你的尿。”陈昊元说出这一句感觉脸更红了,这像是一个直男说出来的话吗?昔日的校草今天居然要求喝别人尿。

可这还不算最令陈昊元绝望的,接下来男人的话才让陈昊元更加绝望。

“注意你的语气,现在你在求我,所以要说请,还要爸爸的尿要叫圣水,以后你每天都有喝的。所以你要说,请爸爸赐予小骚狗圣水。”男人一字一句得教到,却像一根根针一样扎在陈昊元的身上。

“请 请爸爸赐予……小骚狗……圣水。”陈昊元没有办法 只能这样说的。

“语气再骚一点,再说一遍爸爸就给你。”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3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直男种马校草被调教成淫贱狗奴

评论 4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