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悍猛直男帅哥皆为胯下狗奴

说实话从小在我把爸爸妈妈眼里,我一点都算不上是什么骄傲之类的。因为有一个永远带着光环的哥哥。无论是体育运动,还是学习成绩他都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一个我永远仰视,永远不能企及的巅峰。所以爸爸妈妈很爱哥哥,虽然他们也爱我,但是我总是能在他们看我和哥哥的眼神中对比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那种看我时不曾有过的骄傲。的确一个能文能武,而且活泼开朗什么人都聊得来,什么人都喜欢的帅儿子,总是要比天平庸得一塌糊涂的垃圾,要更的父母青睐。

我非常嫉妒哥哥,就像每个无能的人总是将失落的痛苦发泄在无尽的嫉妒心中。

但是哥哥总是很护着我,小时候每件事都照顾我。小学二年级我贪玩从楼梯上摔下来,他一边安慰被血吓哭的我,一边自己偷偷含着眼泪背我走了两条街,我的血他的汗把他全身都染成血红。

初中毕业前,学习压塌糊涂的我本来打算中考认栽,随便找所烂高中算了,可是他却硬是在自己被辅导班极慢的时间表里挤出时间辅导我,陪我,三个月,最后把一个差生硬塞进了是重点的大门。

即使现在我上高中,他也已经是毕业班了,仍然每天费神费心的辅导我,即使晚上他自己都累得哈欠连天,还是回到我房间里,耐心的解答我的问题,轻轻地用手指按摩被作业折磨的青筋暴起的太阳穴。

每次他略带薄茧轻轻摩擦按揉在我的太阳穴上,我总会从心底升起一种别样的感觉,希望那双轻柔的手,那种舒服的触觉永远不要消失,永远陪着我。

我知道我喜欢男生,喜欢哥哥……

我们的重点高中一中,既然是市重点,那肯定要有市重点的架势,管靠他那占地的面积,就不是普通高中比得上的。

然而重点高中真正的重点绝不是他的面积之类的外在,而是他严厉的教学,严格的学风。

学校按甲乙丙丁分了四等,顶尖学生自然归进甲等,以下以此类推,至于丁等自然是那些中考成绩勉强录取,以及完全靠送钱走后们才进去的学生呆的地方。我虽然在哥哥三个月的光辉照耀下进入一中,但是智商实在非外力所能瞬间改变,进去就行了,管它是否是丁等。

高中开学第一天,终于在多年努下进入这个号称与名牌大学只有半步之隔的重点一中,我很早就到了学校。

刚开学位子全是打乱坐的,你来的早位子任你拣,来得晚做墙角也怪不得旁人。

因为来得比较早,教室里稀稀拉拉几个人,我就立马占了一个风水极好的位子,第四排,不会离老师太近需要永远活在老师眼皮子底下,而且头顶上是电风扇,这样酷暑还没过去的初秋,坐在电风扇底下不失为一件惬意的事。

坐定之后,我也就闲的没事做,头天上课不好带手机让爸妈怀疑,有没有什么杂志可以消遣光阴,就呆坐在位子上观察进来的同学。

第一天开学,来的人大多互不相识,都是一个人直愣愣的走进来,捡一个位子坐下,表情冷漠地环视一周,四处张望。我左桌是个胖子,打过招呼后,知道他叫王家兴,黑乎乎,圆滚滚的,戴副眼镜,笑起来嘴巴撅的老高,但是我不是很喜欢这种类型。王嘉兴是个很自来熟的人,聊上两句就比不上嘴,天南地北好家伙的能吹。

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堵上他源源不绝的嘴。

左边的女同学是个很公整的女同学,我知道工整不适合来形容一个人,但是他身上那种公式化的一丝不苟的味道只能让我用这个词来形容了。艾青的桌上摆了四支笔,一定要以等差数列进行排列,公差必须相等,稍微风吹草动打乱了一点,一定要重新摆过,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同学大多就坐,人头攒动,只有我右边的座位,和倒数第一排的空位没有人就坐。

忽然,门口闪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雪白的衬衣掩着一个阳光男孩走了进来。刘海齐齐的撇在额头,却诶有掩盖两抹清秀的长眉,和一双干净透彻的明眸,轻轻翕动的鼻翼,衬得红润的唇无比迷人,这个180的高个帅哥实在太英俊了,看得我都有些如痴如醉。

帅哥把包扔在我后边的座位上,就趴在包上一句话不说。看来还是个高冷帅哥,连说句话都不屑于。哼,以后路长着呢,软磨硬泡总有混熟的那天。不过我可没打算发展别的关系,在高中和同学感情熟络还可以,找基友就算了吧,风险太大。

正在我心里一阵想法涌起的时候,突然桌子被砰砰的提的大响,我抬起头来一瞧,原来是有人在踢老子的桌子。染得血红的鸡冠头,耳朵还特地打了两个特明显的耳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虽然脸皮长得还过得去,但一看就是一副混城乡结合部的喽啰样。他妈想打架啊。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悍猛直男帅哥皆为胯下狗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