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残汤》 直男

01

牛雎还没满一岁,母亲就去世了。父亲牛林生在M市一间重型机械厂里开叉车,爷儿俩靠着并不丰厚的工资勉强度日。牛雎一进入青春期,就意识到自己喜欢同性,有时遇上父亲洗澡换衣服什么的,总不自觉地会多看两眼。牛林生不在意,或者说没意识到儿子在带着目的看自己,跟天底下大多数当爹的一样,该关心该爱护的一样不会少,再多的,也不会有了。因此牛林生在工作和照顾儿子之外,一直想再找个女人,希望来一个贤淑的女人,把家打理得更像一个家,同时,身理上的需求也能得到合理的解决。可是机械厂男多女少的情况相当严重,尽管牛林生一表人才,想找个稍微中意的女子也非常困难。牛雎8岁那年,牛林生跟一个缝纫社的女人稳定交往了几年,一直没扯结婚证,在牛雎11岁的时候又分了。后来断断续续又认识过几个,搞点男女之事,但都没到谈婚论嫁那一步。

牛雎一直很黏爸爸,小时候还喜欢握着爸爸的鸡鸡睡觉。五六岁之后,爸爸不让牛雎摸了,在外屋搭了一架床让牛雎自己睡觉。为此牛雎失落了好久,遇上打雷天或者做了噩梦,也会跑进里屋,赖在爸爸床上不走。缝纫社的女人来了之后,爸爸每晚都会把里屋门别上,牛雎再也进不去了。牛雎不喜欢这个女人,她不仅抢走了爸爸,而且对自己一点都不好。后来女人怀孕了,爸爸忙前忙后地照料她,经常顾不上牛雎。幸好孩子没生下来,爸爸陪女人从医院回来那天,牛雎躲在一旁强忍着喜悦,幸灾乐祸地看着女人伤心哭泣。

后来牛林生跟女人分手,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牛雎。没有了女人,父子俩重又回到以前的生活,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随着牛雎慢慢长大,开始懂了一些成年人的事情。一次不巧牛林生在里屋打飞机,一时大意门没关严,留了一指宽的缝,被牛雎回家撞见了。牛雎贴在门上,看得血脉喷张下体肿胀,于是腆着脸推门进去,想观摩观摩。结果被赤身裸体的牛林生哄了出来,“去去去,做你的作业去!”被儿子这么一干扰,牛林生兴致全无,穿上裤子买菜去了。

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打飞机,牛雎整个下午都心神不宁。晚上吃饭忍不住问起父亲这件事。牛林生果然是个糙汉子,认为在没有女人的时候,爷们儿打飞机就跟抠鼻屎差不多,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但是这玩意儿要有节制,否则伤身体。牛雎痞笑着说:“下次我来帮爸爸打飞机。”牛林生眉头一皱:“跟抠鼻屎一样,不用你帮忙。”

内容查看本文隐藏内容仅限VIP购买,请先
如有问题,联系客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残汤》 直男

评论或者建议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男郎社同志网站nanlangshe.com提供最新最全男模图片、同志小说、同志激情动漫等。是gay最喜欢看资源的同志论坛

帮助教程现金活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