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如果那天男友出轨了,我就不会难过了吧

· 1 ·

店里的人都走了,只剩下了阿福一个人还坐着喝酒,他的脚边摆着十二支空的酒瓶。

桌子上还有一盏见了底的杯子,给射灯照得晶晶亮亮。

前台的音响里放着方大同的《橙月》这一张专辑,正播到《爱我吧》。

我见阿福斜斜地倚着一旁的墙,头歪着,脸上还挂着一串轻飘飘的眼泪。

“你要回去了吗?挺晚了呢。”

我上前轻轻推了一下他,门口挂着的白底黑色招牌灯早熄了,世界已陷入了黑暗。

“你知道吗?”

阿福听见我的声音努力撑起了身子,抬起了头,看了我一眼接着说。

“我真的好想他出轨了啊。”

我挨着阿福坐了下来,刚一坐下,他整个人冲着反方向靠了过去,头抵着强,抽搐着身子,哭了起来。

入夜的天,很凉,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劝他。

我见过很多人在我的酒馆喝得酩酊大醉痛苦地流眼泪,可阿福的眼泪不一样,他哭得很安静。

只有眼泪好似拧开水龙头没有停歇的滚,也不知道他那里来这么眼泪。

我起了身,去后面拿了笤帚,将其余的地面上的瓜子壳都扫进了垃圾桶。

方才还一片狼藉的地面,终于恢复了清爽,要是这世间所有的变故都可以轻易地扫进垃圾桶。

该多好。

· 2 ·

阿福跟我说,他拿了男友的手机。

他到现在都记得,那天男友的手机到货了,还是他开门从快递小哥的手上取过来的。

当时男友正在洗手间里蹲马桶,阿福冲着卫生间喊。

“喂!你的新iphone到了!我要拆了哦!”

“不许,等我!我要自己拆!”

这部手机是去年阿福送给男友的新年礼物,男友和他在一起从大学到工作,也快七八年了。

从前阿福也想过要送他手机,偏偏男友一直不肯,总嫌太贵。

“行吧!那我等你出来拆!”

话还没说完,卫生间里响起了马桶冲水的声音,男友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冲了出来。

“来了来了!”

“诶!你洗手了没啊。”

“我都没有拉出来呢!洗个屁啊!”

“脏货。”

男友把手在衣服上正反两面都擦了擦,拆开了盒子,开了机。

开机的设置完了,进入界面,男友没有急着下载软件,直接进了设置录入指纹。

他将阿福的手一把抓了过来,将阿福左右大拇指都摁了上去。

“你不怕以后我偷偷看你手机吗?”

“我有什么怕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哦。”

“哦什么哦,再说我的身体你都能进去呢,手机当然可以了。”

阿福在心里暗骂男友是个笨蛋,却又很珍惜

他知道,这世界上可以进去身体的人海了,可以进入手机的少得多了。

这一年来,阿福从来没有碰过男友的手机,他从没有担心过什么。

今天晚上下班回去,阿福发现男友的微信有新的消息。

阿福这些天没有再给他传消息了,想来应该也不会有人给人传消息吧。

恋人不在一旁,震动的手机总是对我们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宛如一个散发着甜味的糖果,又是隆冬里的一锅冒着热气的火锅。

阿福坐在客厅,小心翼翼地覆上指纹,手机进入桌面,点进去微信,有十条。

“我想你了。”

“真希望能再见见你呀。”

“哪怕就像从前那样,只是在咖啡馆,你陪着我喝一杯拿铁。”

“我还记得,那天你一直很不认真,一直盯着桌子上的手机,担心你老公给你发消息。”

“对了,前两天我碰见你的老公了,他和我一样,都是去看你的吧。”

“有时候我是真的很怪你的。”

“你说,如果那天喝咖啡完了去开房,你跟着我上去了是不是我就不会一直挂着了。”

“毕竟都说,得不到才叫人心痒痒。”

“如果我那天得到了你,你可能也就没那么特殊了,和我其他的炮友一样了吧。”

“可你偏偏却和我说对不起,你要回家陪你男友吃饭。”

阿福放大了发消息人的头像,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孩,背景是湛蓝的海,男孩笑呵呵地站在草上。

应该是男友喜欢的类型吧。

脑子里浮出的画面是一个午后,颗粒的余晖照在咖啡馆的玻璃窗户。

男友拒绝了他面前好看的男孩子发出的约炮请求,回家穿上围裙做饭等他吃饭。

一想到这里,阿福就给这画面逼出了眼泪。

他退回了微信的界面,最上面置顶的依然是自己,最新的一条消息还是前几天他睡不着发的。

“我好想你。”

阿福将手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贴着胸口的位置,高高大大的一整个人佝偻着身子。

脸上的神色仿佛挂着十号风球的台风过境,一片凌乱。

如果,他是说如果,男友要是真的去约和那男孩约炮了,他是不是会好受得多。

“要是他没有那么喜欢我,我也就不用那么喜欢他了。”

· 3 ·

阿福说这一年来,他每个月都会在一号的时候给男友的手机交话费。

也会在电量快低于百分之二十变成橙色的时候,替他的手机充电。

他看着有些人把男友删了,也看着有些群把阿福移了出来。

其中有一个人是男友当时最好的一个朋友,那天是清明节,晚上那人先给阿福发了两条消息。

一条是“再见”两个字,后一条是一个再见的表情。

阿福像一个小偷似的,蹑手蹑脚给那个人发了一条消息,是一个句号。

系统提示:

“对方已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后,才能聊天。”

窗帘大大地拉开,阿福他们住的屋子是这个小区最高的一层楼。

当时他们看房子的时候,男友一眼看中了这个房子的通透,透过窗户望出去没有遮挡。

虽然租金每个月比其他的地方稍微贵了一点,阿福也是愿意的。

现在窗户的外面,一片鹅黄色的残月,月亮很亮,星星藏了起来,孤孤单单。

从前睡在床上时,男友就喜欢这样看月亮,他总说月亮多好啊,多美啊。

阿福却从来不肯看月亮,只看着怀里的人。

你知道吧,夜晚不超过八点的时候,如果月亮很亮也不用害怕,长庚星会陪着它。

也就是你们说的孤星伴月。

但现在,时间快十二点了,只有月亮,阿福看了看床边,只有那么一片月亮。

“其实见那人把他删除了,也是挺好的,毕竟难过的人少一个,他也会开心一点吧。”

“可我一想到可能慢慢地不会再有人记得他,所有记得他的人都一一和他告别了,那我拥有过他这一件事是不是就会变成了假的。”

· 4 ·

我把屋里其他的桌子都擦干净了,又把地上空着的酒瓶都收起来了。

“阿福,回去睡吧,人都去世这么久了。”

“恩,我知道。”

“日子总是要过的,以后都会好的。”

“恩,日子总是要过的。”

阿福接了帐,起了身,歪歪斜斜地走出了门。

我忽然想起快一年前,一天晚上阿福和男友的共同好友来我这里喝酒,他跟我说。

“你知道阿福吧,也来你这里喝过酒。”

“我知道的,怎么了?”

“他男友去世了,我今天去参加他的追悼会了,阿福啊,一滴眼泪都没流。”

是啊,有些痛苦从来都像酿酒,时间越久,越醇厚。

赞(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如果那天男友出轨了,我就不会难过了吧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