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哥哥你大屌顶到我喉咙了

记得我还是高中学生时,经常要乘公车往返学校。每天早上又是上班时间,又是上学时间,乘客少不免在车内挤得贴在一起。我家附近的公车站就是总站,所以我庆幸每天都有座位可以坐。
  
  有一次在炎炎的夏天,我排队排得比较後,好的座位差不多已经坐满人,还好,接近司机那边有几个侧向的座位,便毫不犹豫地坐上去。还没到第二个车站,车厢里已经挤得不得了。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上班的壮男,右手提着公事包,左手抬高抓着扶把。他约181的身高,体型很壮,长得还算帅,浓浓的双眉、挺直的鼻子长得有点勾、胸肌撑得衬衫有点快要爆开。短衣袖处露出精壮的二头肌,看起来很饱满,尤其是当公车急停时,二头肌突然用力,肌肉突然挺硬了一两次,看得我心花怒放。不知道是否我看的太过兴奋,喜形於色,那个猛男双眼瞪着我瞧,看得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低下头来,不再看向他,虽然我脑海已经想着跟他翻云覆雨。
  
  车还在开动中,我突然感觉到膝盖部份被人轻撞了一下,那感觉是软绵绵的一团肉,脑海里眨时间让我感觉到,那是甚麽。我还不敢向那猛男再看一眼,因为颠簸的公车上,有哪个不是左右前後,随着车身而摆动?我也没觉得他是故意的,所以还是低着头,不敢看他。谁知隔不久,他又来一下,而且这次比上一次更用力。
  
  由於我的座位比较高,膝盖位置刚好落在那猛男阴部,接近根部地方,所以他一压下来,膝盖便感到他粗粗软软的炮管,还有炮管後方,一个胀满的囊袋。这两次的触碰,简直要把我的脑袋炸开来,使我心跳加速。我微微感到自己红了脸,徐徐地抬起头,瞟了他一眼。然而他一直两眼直瞪着我,我脸上又是一阵红潮了。他便开始更大胆地,顺着公车拐弯时的离心力,把整条男根压在我膝上。他实在太大胆了,公然在车上狎玩我的膝盖。我有一刻真想缩回我的脚,因为身旁的男士也观察得到,那壮男把下体压在我膝上。但我想想,这样的拥挤,谁不会有身体上的触碰?况且都是男生(当然没有知道我的性向),碰一下不代表甚麽啊。所以我还是把脚放着,并没缩回。
  
  猛男看见我没缩腿,也估计我是同好,所以便更大胆地直接把他的炮管压上来,顺着车子前後摆动,我整个膝盖彷佛变成我的脑袋,官感只从膝盖上传来那一团软软的喉管根部,胀满的在左右磨擦起来。虽然只是被他磨了十秒,但那感觉简直跟被他干没分别,自己也起了反应。我立即向左边瞄瞄身旁的男乘客,原来他手托着头睡着了,怪不得猛男这麽放肆。不久,他又把炮管压下来。这次我已经感觉到他的屌变大了,根部比刚才更粗胀,虽然不是全勃,但仍然感到相当的胀挺。从来没试过用膝盖顶着大屌男的根部,还左右磨擦着。我呼吸有点急速,但又怕身旁的男士发觉,始终抑压下来。我脸蛋已经发热,偷瞄了他一眼,看见他有点兴奋的样子,手臂肌肉粗壮有力地抓着上面的扶把,手袖边露出少许长的过长的腋毛,一身雄壮的肌肉,我幻想着跟他做爱。
  
  就在我想着时,又被他顶了一下,这次他还大胆地轻轻曲了双腿,从下而上把他向下摆放的炮管顶上来。我真的被他顶得心也软了。那大屌半软半硬的,又粗又大,胀乎乎的压在膝盖下面的胫骨,活像他真的用大屌顶我一样,害的我差点叫了起来。接着他轻轻摆动熊腰,打圈的压着膝盖绕了一圈。我甚至连他阴囊内两颗硬硬的睾丸,也实实在在的感觉得到,我的心跳的更厉害。
  
  随着我身旁的乘客已经在颠簸的车上睡着,他看我脸也红了,又不作声,便更大胆的直接把他的一团肉压在我膝盖上,任凭摆动的车子把他两腿间那诱人的一团肉,来回磨磳我的膝盖。这时,我想要缩回腿,但他仍穷追不舍地把肉屌压过来。我每一次摆动膝盖,彷佛变成有意加快磨擦他的炮管。我已经感觉到他挺硬的大屌,完全撑在他紧窄的内裤中,茎身也已粗硬起来。这时我的心脏跳得更厉害,膝盖彷佛变成我的性器官,被他顶得脚也酥软了。
  
  突然车身拐了个急弯,他整副可观的大屌紧紧压在我的膝盖上,那种坚硬、胀乎乎的感觉,连着硬屌後那软绵绵的肉袋,垫在挺硬的大屌後,软硬兼施的把我送上天堂。天啊!我那时还是个处子啊,怎会受得起一条壮男大屌的按摩?它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羞成个甚麽样子,我只知道自己全身发热,活像全身接受他的大屌传给我炙热的体温似的,我舍不得那舒服的感觉。就这样一直被他的大屌压着,有时车身向右拐弯,他的下体离开我时,我偷瞄一下他的裆部。天啊!他硬挺的屌身,又粗又直的紧包裹在西裤内,还好他有公事包可以作遮掩,否则他那副窘迫相真不知道怎见人?
  
  转眼间,乘客在某车站也陆续下车,大屌男看到乘客疏落了,站在我面前,却没有再用下体顶我,反而用公事包遮着下身。我瞪着他一会儿,他也偷偷瞟了我几眼,两个人活像有点电流通过似的。下一个车站就到学校,我心情忐忑,因为我渴望他的勇敢大胆。但我必须下车,临走时我还多瞄他一眼,他竟然也看着我。我稍微对他笑了一笑,便走下车继续回校去。
  
  途中我边走边想,彷佛被催眠般,脑海一直想着膝盖上那种先软後硬的感觉,那麽雄壮的一条。对啊,是一条壮男的大屌啊!就这般真实的压着磨来磨去。我像中了彩票般,内心偷偷笑了起来,今天真爽。并不是每天都能有这样的奇遇,纵使我每天都坐在同一个位置,也不一定有男生肯将下体压在我膝上啊!我偷偷笑着。
   同学黄杰明
  2
  那天上课我总无法集中,因为早上的「艳遇」,我不断幻想着他在我身旁。我从来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但今天彷佛失了魂魄似的。突然身旁的好友兼同学杰明用手在桌底下,打了我大腿,听到老师说:
  「邱敏,你在发白日梦啊,我叫你也没听到?」我慌得立即站起来,说了个谎:
  「对不起,老师。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所以..」
  「你甚麽不舒服?」
  「我肚子扭着疼啊。」说完便低下头来。还好我平时都很专心,老师并不察觉。
  「那你要不要到休息室去擦点药,或者吃点药啊?」我点了点头。
  「黄杰明,你扶邱敏去罢!」
  
  杰明便扶着我慢慢走到休息室,边走边说:
  「要紧吗?敏,你要不要回家休息或者看看医生?」
  「没关系,我挺得来的。」
  到了休息室,本来杰明抓了些医肚痛的药,我说我宁可擦药油。杰明便着我拉起校服,替我擦起来。
  「敏,想不到你那麽白白的,很嫩啊!」杰明突然奸笑起来。
  「你捣甚麽鬼呀?」我一手从杰明手上抢过药油,往自己肚皮上擦去。
  杰明看我恼起来,便往盥洗盘边洗着手:
  「干麽今天你不发一言,又发白日梦?你今天好像是别人啊。」杰明又笑着说。
  「我不是说过,我肚子扭得紧麽?你没听到?」
  「我听到,但我不是老师,我是你邱敏的好朋友,你骗不了我。」
  「...」我低头不答话,也想不到怎样回答。
  「有事就跟我说罢。」杰明突然正正经经地瞪着我说。
  
  其实杰明对我很好,同一级的学生,他比各人高出两三个头,一等一的巨人,也没有嫌弃我有点儿沈默寡言,有点儿娘的性格。他坐在我旁边时,像是我们的学长般,但是他总有很多学习上的问题,长了个身高却不长脑袋似的。不过他在校内对我真的很好,有时候被其他同学取笑,尤其是我的名字,叫我敏敏,像是叫女生般吆叫着,他就会以巨人姿态压着其他同学,让我受到点点保护。我当然对他很有好感,我们从小学到现在这所高中男校,一直同班。但是我们只不过是同学、好朋友的感觉,所以很多时候,我还会用心的解答他的问题。在校内我就差不多只他一个要好的朋友。
  
  「杰,我不便跟你说,这是我的私事。」我窘迫的说。
  「平时你总跟我甚麽都说,天南地北,在我面前你总不是那个沈默寡言的邱敏,怎麽突然对我见外起来?」杰明徐徐地走过来,抓着我的右手。
  「你擦完了麽?我扶你回去。」
  「甭啦,我自己可以走。」我正在转身离去时,杰明抓着我的左手不放。
  「你真的没事?敏!」我仰望着杰明,感到他对我的关怀,虽然我对他并没有任何男男感觉,有个大男生这麽看待我,也没小看我,我有点感动。
  「没事啊!为甚麽你觉得有事?」
  「因为我是你的好朋友,你的一举一动,我太了解你。」
  我瞪了他一眼,随即垂下头来喃喃地说:
  「你了解个屁!」
  「甚麽?」
  「没甚麽!我擦了药,好像要放屁了。」杰明失笑起来:
  「哈哈..你放罢,我不怕啊!」我也懒得去理他,转身便走回课室。
  
  放学後,杰明陪着我走到公车站等车,两人一直都没说话。
  「Can I see you home?」他突然冒出一句我教他的英语。我微微笑了。
  「还好,这是你今天第一次笑。」杰明爽朗的笑容很好看。
  「也还好,你记得这些英文短句。」
  「我怎麽不记得?你教我的,我就记住了。」
  「现在没事儿,那我得考考你啦!」
  「改天吧,你今天不舒服。」
  「杰...其实我今天没事,没不舒服。」
  「我晓得!你瞒不了我。」杰明转过头看着那驶近来的公车,并不看着我说。
  「...」
  「车来了,上车才说!」
  
  杰坐在我身旁,又问起来。
  「现在跟我说罢!」
  「说啥?」
  「甭玩啦,你怎麽不高兴,一天到头就想着甚麽似的。」杰有点紧张的,身子侧着看向我。
  「真的没有,杰...有些事我不能跟你说...」我有点窘迫。
  「那我真怀疑我们的友情。」杰有点不悦的说。
  「杰,不要这样好吗?」
  「你家里出了事?」
  「没有!」
  「你又想起你爸?」杰明一脸真挚的重提这件事。
  
  我记得我们在小学认识时,杰明是位欺负过我的小同学。後来有一次我哭的紧,说自己从小就没父亲,才被他们欺负後,杰明突然对我好起来,就像要想尽办法填补他的过失似的,还反过来替我赶走其他同学。自此我们便成了好友,他也晓得我的性格,有点来自家庭背景。
  
  这时我垂下头来,没有回答。杰明抓着我的手说:
  「敏,不用怕,你还有我嘛?我们是好朋友,虽然我不能当你爸,但看我的身高,我至少可以当你哥哥罢。」我笑了笑。
  「杰,感谢你多年来对我这麽好。有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是个啥。看现在你抓着我的手,外人看来有点异样的眼光。」
  「...」杰明被我一提,随即放开了手。
  「其实这点触碰,并不见得我们有异,你只是我很要好的朋友而已。你相信我,我也相信你。为甚麽你介意我对你身体有点触碰?」
  「因为你这样对我,我会想起我爸。」
  「难道我不碰你,你就不想了罢?」杰明有点使气的说。我默默的看着杰明:
  「那你能跟我说说,你对我的感觉吗?」
  「没甚麽,我们多年来就是朋友,现在将来都是朋友。我觉得我从前有点对不起你,所以想保护你罢了。况且你成绩又好,多了你这个朋友,我觉得光荣啊!」
  杰明比手划脚的说着他的道理。
  「那好,我们就维持着这样的关系吧,我也感谢你这样看待我,不让我继续受伤。」
  杰明这时低下头来,喃喃自语。
  「你说甚麽?」
  「没有..没有..」
  
  其实我一直觉得杰明对我的关系有点暧昧,纵使我们并没有任何超越友谊关系,他对我这种保护,有点使我怀疑我的性别。他究竟待我是女生还是男生。有时他搂我,触摸我的态度,跟他与其他同学的态度是两回事。六尺二寸的杰明在篮球场上也有跟男生碰撞的机会,总不像我们现在这般温温柔柔的。好几次他求我到球场内看看他的球赛,我也没有到。我从不喜欢运动,便婉拒了他的邀请。直到有次他使鬼计要我答应出现他的球赛,才坐在观众席上看过一次。此後,我没有再出席,他又耍脾气的说我不应该这样对朋友。杰明并没有因此而放弃,隔不久就在我面前拿着篮球传来传去的,还说很想我在球场看看他的表现。所以我一直在脑海里,揣测我们的关系。
  
  杰明陪着我回到家中,看了看我,让我坐下来。
  「你真的没事?那我要走了。」
  「杰,谢谢你。」
  「你对我越来越见外了...嗯,你看你隔壁,好像是个新邻居刚刚搬来了。」
  杰明突然从窗外看到隔壁房家的情况。我们这房子真奇怪,跟隔壁的一家,近近的只有两个窗户宽,看着对面似是另一所住楼,其实是隔壁邻居的起居室、睡房,尽收眼底。要不是新装修,早就拉上窗帘了。杰明一提手,我也顺着抬头看了看。我一看便愣着了,不就是今早在车上压着我的男人?
  
  
   偷窥壮哥
  3
  我看了看,立即回过头来,并没作声。
  「他看来挺大块头啊,是不是独个儿住呢?」
  「你别理人家的事啊。」
  「我问问罢了。我走啦!」杰明弯下腰,看着我。
  「想想我,不要再想你爸啦!你肚子还在痛麽?」嬉皮笑脸的说着,还探着手在我腹上。我甩开他的手说:
  「我根本没事!」
  「你妈几点回来?我有点担心。」
  「怎麽婆婆妈妈起来啊。走罢走罢!」我有点不耐烦的说。
  「我关心你罢了。」
  「得了,得了。走罢,我没事。」我起来送杰明离开。
  这时我心里嘀咕,怎麽那个人竟会是我邻居,将来碰面真有点尴尬。
  我走回睡房,放好一切後,有意无意地看看对面,没任何人,只是几只搬运箱子叠在一起,放在客厅中。我换好了衣服後,便坐在书桌上用功起来。
  
  这是我多年来千篇一律的习惯,从没间断过。妈看我这样自律,也少管我的学业,况且我又不好运动,也不经常逛街,便放心我独个儿照顾自己。还好爸爸留下来的生意,供给我俩母子一定的生活费用,妈便不用太分心,可以管理爸的生意,不过就这样,我自小对孤独这种感觉,便习以为常。
  
  到了晚上翻热了饭菜,便坐在书桌上边读边吃着。突然对面房子亮起了灯来,我一下子便拉下窗帘,留意隔壁的一举一动。啊!真的是那个男人。他走到箱边,把各只箱子全搬到地上,然後寻找着甚麽似的。我边吃着边留意他的举动,看他拿着沐浴液等用品走到浴室,又走回去从另一箱子里翻了些内裤出来。我心里想着,难道他现在就洗澡
  
  我立即把房内的灯光都关了,边吃边留意他的举动,他真的要洗澡。我赶紧吃完,洗好一切,走回房内继续尽快做家课。我心里想着,今天晚上一定要看看他会做甚麽。可内心又想,我哪时变得喜欢偷看人家?挣紮了好一会儿,便对自己说,学业重要。就这样我一直温功课直至大约九时,妈也回来了。千年如一日的为妈翻暖晚餐,便洗澡去。这麽多年来,除了特别的庆祝日子,我们的生活就如机械运作的过着,没差分毫。
  
  临睡前,我坐在床边翻了翻些课外书本,看着看着,突然正正对面的房灯开了,我赶紧关了桌灯,顿时漆黑一片,却看到那个男子光着身体走进房内。他真的壮男一个,非常健硕,透过顶光照得胸肌一块一块,油油亮亮的,虎背熊腰,活像吹满气似的,古铜的肤色衬托得胸前两颗乳头黑黑实实。只见他摆放着甚麽似的,一会儿便抬头看向墙顶位置,想是墙顶有吊柜罢。突然他双手拉着些物体,整个身体向上提起。上半身不见了。天啊,他竟然是全裸着的!
  
  一双粗壮结实的大腿还张得老开,分别站在某些物体上,可是他胯下那根男性骄傲物,就在我面前毫无保留地晃动着。他体毛浓密,但似乎修剪过,小三角型的很整齐,再往下看,那不就是今早压在我膝盖上的宝贝麽?现在它全无遮掩的暴露在我眼前。由於墙是白色的,他两腿间的阳具和卵袋便全呈现出来,阳具茎身足足有四五寸的长度,非常饱满粗壮,顶端那个龟头比茎身更粗大,一如大蘑菇形状,并没有包皮覆盖着;後面那个长长的囊袋,裹着一对男人的命根子,随着因为不知道找寻甚麽,或不知道放置甚麽,在他两条粗壮的腿间,不断左右摇晃着,茎身甚至拍打在两边大腿内侧;他结实有力的小腿长满了腿毛。内心说了句“mama mia!”我实在看得傻了眼。我从来就没看过别人的下体,也没想到男生的宝贝垂着时可以这麽长。现在放在我面前的性器官,还是今早压在我膝盖上的武器,让我脑海里立时想起今早那美妙的触感。看着他那硕大的肉棒在我前面摇来晃去,我的呼吸有点窒碍,心脏似被紧扣着的,却怦然跳动。
  
  我双眼简直没法离开这雄壮的男根,没法想像真会出现在我眼前。还在我愣住了的一刹那,他突然身体转向另一面,阳具的侧面胀乎乎的在空中摇晃,彷佛一段软软的喉管在动弹着;下边的两个睾丸也在沈甸甸的阴囊内,随着身体摇摆着。这长长的怪兽,在丰厚有力的翘臀衬托下,看得我几乎晕了过去。这麽雄纠纠的男生,我从没见过,也很难想像他的全裸是这麽诱人。我也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口渗出爱液,便抓了一大把卫生纸往裆部一塞,就这样看着一位壮男的下体,晃动着几分钟,才看到他突然跳下来。我真的疯了,看着他两腿间那条筒形物,软软地向上拍打他的小腹,心脏有如被他的肉棒拍打般,怦怦地跳动。看他手中拿着一块绵布,原来他在抹柜子。他离开房间,走进房间正对面的浴室,弯下腰身,露出一对结结实实却有点白的股肌出来。我看得更兴奋,这对翘臀一定“顶”死过很多人啊。我瞬间想起我的摄影机,便立即从柜中拿出来,双手还是颤抖着,把摄影机校好不用闪灯,对着前面稍微拨开纱帘,把镜头对准。我的心从没有这样的乱跳着,脑中在想应不应该偷拍别人呢?很不道德啊!但内心的挣紮完全崩溃,明明就是他不顾一切的在窗前卖弄男体,不拍白不拍。我稍微坐在床边,从窗户边缘处拨起窗纱,伸出镜头。刚好他走回来,还拿着绵布又一次提起身体,两腿张得大大的。我对准他的下身,还用长焦距把距离缩到最短,从显示屏看到的那团肉肠,简直让我无法镇静,虽然双手托着镜头,心跳得还不能使它们稳定下来,还好摄影机有防震功能。但是眼前这一幕,确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这麽近距离偷看男性的骄傲。看着它不断左右摇摆,上下晃动,我的心就像是被这条炮管炮轰、拉扯着,心跳得快要从口里跑出来。
  
  我突然想起,他在抹这房间的柜子,那麽他一定是在这间睡房就寝了。我想到这里内心兴奋得差点就射出来。我继续用摄影机的显示屏紧盯着这条粗大的肉棒,在空中跳着摇摆舞,心脏被它轻抚着,真的太兴奋了。我拍了不知多少连拍照,脑海突然闪过,怎麽我兴奋得连摄影机的拍片功能都忘记了,就在我赶紧改变拍摄模式时,壮男又跳了下来,阳具又一次拍打了小腹,呼了一口气,弯身抹着床舖似的。他的肉棒好像有点儿胀起,较刚才确实有点似充血了。那整齐凸出的阴毛衬得炮管极其性感诱惑,两颗睾丸被他一对粗壮紧合的大腿托了出来,垫在炮管下面,随着动作微微摆动。在显示屏清楚看到他的肉棒与囊袋没有阴毛,囊皮有点黏在大腿内侧。我只感到自己的马眼不断渗出爱液,湿了我的内裤。
  
  他突然挺直起腰来,想是他抹着窗户上的入墙书架罢,但他整个诱人的

此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微信公众号客服:51男郎

赞(33) 打赏火腿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哥哥你大屌顶到我喉咙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