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巧用心机攻略直男帅哥篮球队长

“今年有了小商,F大说不定能拿个联赛冠军呢,哈哈哈。”

“当然了,看不出来嘛,小商你居然这么厉害,最后那个三分球,直接让G大的那群胸大无脑的愣子们懵了,他们今年肯定想不到我们有个神射手,哈哈哈!”

G大的体育系是国内出了名的,球队的成员都是体育生,个个身高190以上,隔着球衣都能看到硕大无朋的肌肉轮廓,凭借着体型优势蝉联高校篮球联赛冠军好几年。

而这一次只不过是一场友谊赛,双方都没尽力,但比分一改往届被碾压的局面,只拉开了20……而已……

“白痴!”韩澍一拍郭子义的脑袋,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又不是赢了,有什么好得瑟的,输了20分还有脸说要拿冠军!”

“操!打人不带打脑袋的!万一傻了怎么办?”郭子义捂着脑袋逃窜。

“还有脸说G大的胸大无脑,人家胸大好歹是个褒义词呢,看你这样胸没有,脑子倒多了个坑!”韩澍毫不留情地讥讽道。

“够了啊!我我……”郭子义我了半天,发现竟没有办法反驳,更不好意思秀出自己没几两重的肌肉,最后往商炯身上一撞,把后者撞得一个趔趄,笑嘻嘻道:“我们不还有队长和小商,哦不,商哥嘛,要论身材不输G大,要颜值两个人碾压他们一窝嘿嘿嘿,你说是吧,小商哦不,商哥!”

商炯整了整额上的发带,无论何时都要保持发型不乱,形象不塌,360度无死角,入镜不用修图,偶像包袱三吨重的花孔雀,成了球队男神榜首,F大花痴女生们的新宠儿。

至于前一任男神——他们的队长李东阳,因为被校花拿下,心碎了一地的女生们自知颜值,才华,金钱都无一抗衡,正好大一新生商炯如同一颗明星冉冉升起,在不仅限于篮球领域中崭露头角,在迎新晚会上更是秀了一手钢琴,衣冠楚楚,挺拔,俊美,多才……

商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被“结婚”几百次……

“队长呢?”商炯看了看四周,大家都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了,他们晚上约好了出去吃一顿。

“他去体育馆还球了,说让我们别等他。”韩澍拿起背包往肩上一挂,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不过,我看他心情不是很好。”

“嘿!你们有没有发现,好多天没看到校花了,以前不是每场比赛都会来看吗?”郭子义八卦道,仿佛看透真相,“你们说,会不会……

韩澍拎着一个包当流星锤,用力砸过去,“郭子义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被东阳听到小心你的腿。”

“操!我随口说说而已!”郭子义抱头鼠窜,边跑边嚷,“韩澍你别太过分了,再打我可就不客气了!”

“你倒是别跑啊!我还想看看你怎么不客气!”

韩澍一米八六的大个子,还怕他郭子义一米七几的白斩鸡不成。

“你你你……算了,君子远莽夫,告辞!”

郭子义逃窜的速度堪比百米冲刺冠军,一会儿就跑得不见人影。

商炯摸了摸下巴,分手了么,那这个时候他岂不是寂寞空虚冷,正需要他这样温暖的小太阳去弥补内心的创伤。

商炯暗搓搓地掉了个头,往体育馆走去。

F大的体育馆很大,里面有篮球场排球场羽毛球场,二楼还有健身房乒乓球室等,往常很多人,不过今天周末,相比于在球场上浑汗如雨,多数人更喜欢在其他地方挥汗如雨……

“人呢?”

“难道走了?”

商炯推了推,发现器材室已经关门,扭了扭门把,已经锁上了,看来李东阳离开了。

可是他刚从球场过来,要是离开了肯定能碰上啊。

商炯皱着眉走了几步,隐约听到水声,顿时停下,仔细听了听,扭头看向隔壁篮球队的更衣室,体育馆的设施还算齐全,连更衣室都有专属的房间,里面还有淋浴室。

商炯漂亮的桃花眼闪过一丝光芒,深邃的眼神暗了几分,嘴角微微勾起,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打开门,看四下无人,便跟贼一样偷偷摸摸地溜进去,顺便把门反锁上,全程没有发出声响。

更衣室不大,门口进去便是一排储物柜,留着一条过道绕进去,隔开外面的视线,里面就有两排长凳,最多容纳十来个人坐下。

再里面就是浴室,用一道帘子隔开,当然,这道帘子形同虚设,打完一场球下来,大汗淋漓的一群男生们进了更衣室都直接扒光衣服,毫不避讳地坦着蛋蛋,五六个人冲进去抢两个淋浴头,过程之激烈无以言表,血气方刚的年纪则免不了一些额外的活动……

入了秋之后天气渐凉,这里的浴室只有冷水,大家打完球也就很少在这洗。现在里面水声不断,显然有人在里面洗澡,而凳子上摆放的背包和衣物还有地上的鞋子,无一不明确了这个人的身份——李东阳。

“一个人躲在这洗冷水澡,肯定有问题。”商炯邪恶地肖想着,一边偷偷走过去,用手指勾起门帘一角,像极了偷窥狂魔般往里面瞅着。

一尊雄伟的男性背影对着他,结实的腱子肉均匀分布,肩宽腰窄,一米九二高的身材成黄金比例分割,一双大长腿粗壮修长,跟两条笔直的柱子一样屹立着。

水流自头顶往下,汇聚成溪顺着脊背淌着,最后流进两座高耸的山峦中间的窄缝里,那黝黑幽深的秘境,仿佛引人堕落的深渊!

“操!真不愧是老子看中的男人,光一个背影就如此诱人!”商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放别人身上也许是淫荡,可是商炯的脸占了便宜,硬是把猥琐变成的邪魅。

李东阳浑然不知门外蹲着一个痴汉正眼勾勾地盯着,他仰着头,闭上眼睛任水流冲刷着,冰凉的水浇在他强壮的身躯上,丝毫不觉得冷,双手握着滚烫的硬物狠狠撸动着,仿佛自虐般发泄着,却始终得不到解脱。

商炯目瞪口呆,他们的队长——平时不苟言笑,把严苛和威势写在脸上的禁欲男神,居然躲在这逼仄又昏暗的浴室里打手枪!

而且只能说不愧是他男神,打手枪都能弄出打仗的气势,看他那双钢铁般强壮的手臂上肱二头肌高高鼓起,就知道他用了多大劲,生怕他不小心就折断了命根子……

商炯越看越吃惊,只能说人不可貌相吗?越是禁欲,发泄起来越疯狂,而且,他看了半天,发现男神他居然还没有要射的迹象,反而越撸越勇。

“不行,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啊。”

商炯两眼冒着邪恶的光芒。

他三下五除二直接扒光自己,他的身材也是数一数二的,两块结实的胸肌,八块腹肌一样不少,和那些瘦出来的腹肌不同,这可是他实打实练出来的,能打能抗,实用性和观赏性都极高。

他低头看了一眼,就这身材,在沙滩上可是百分百回头率,男女老少通杀,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这张帅气逼人的脸,迷倒万千少男少女。

就这样,商炯顶着臭不要脸的姿态,轻手轻脚地撩开门帘,一步一步走到他队长的身后。

“德玛西亚之力!”

“啪!”

“操操操!疼啊!”

从喊出德玛西亚之力到梦想的一巴掌拍到男神的臀部再到被男神双手反剪扣压跪地的过程,一共花了不到三秒,商炯面容扭曲(纯属疼的),心中激动又懊悔——真爽以及真丢人……

“队长轻点轻点!是我是我,我是小商啊!商炯!”

要早知道知道男神是个练家子,他至少再下完手以后躲开这记擒拿啊。商炯这倒霉孩子不知悔改,心里还微微觉得不亏,至少拍到男神的赤裸裸的翘臀了,他敢说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刚刚背后喊的那一下以及屁股的遭遇,让李东阳瞬时头皮炸裂,差点没吓出阳痿,惊怒交加顾不得思考是谁,身体条件反射地就把来人拿下,听到了商炯急切地讨饶才回过神来。

手下不由得松了点劲,却没有放开他。

“臭小子!装神弄鬼地吓唬人,给你点教训让你长点记性!”李东阳脸上一副看谁都欠他二五八万的冷酷样子,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训道。

“冤枉啊!”商炯大叫着,“我光明正大地走进来,想给你一个打个爱的招呼,谁知道你反应那么大,把我都吓傻了!”商炯惨兮兮道。

“瞎鸡巴扯蛋!这么大点地方,你要是光明正大走进来我会不知道?”李东阳嗤之以鼻。

“就是啊,这么大点地方,我一个大活人进来你都没发现,你是在梦游还是发呆。”商炯东拉西扯,拒不承认是自己的错,他晃了晃脑袋,“队长,我怎么感觉我后脑勺有什么东西顶着,你手里拿着棍子还是什么,该不会不解气,想要揍我一顿吧……唉,那你揍吧,只要你不生气就好。”

李东阳这才发现两个人的姿势大大的不妥,他那根还消没下去铁棍刚好顶着商炯的脑袋,商炯一动,那柔软的发梢跟刷子一样扫过他的龟头,刚萎靡了几分的铁棍顿时又挺了起来,一道透明的淫液挂在商炯的头发上,拉出一根水丝。

李东阳:……

惊吓过后才发现尴尬的事情还在后头,李东阳掩饰性地咳嗽起来,顺势放开商炯,快速背过身去。

居然没有被暴打一顿,看来戏还没结束,商炯唇角上挑,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可惜无往不利的杀器不奏效——人家男神压根不看他!

商炯:“队长,你是不是还在生气,要不还是揍我一顿吧,不然我有点不安。”

李东阳懊恼无比,只想赶紧离开这方寸之地,任谁被撞破这种尴尬的事情都坐立难安,何况还是这只善于招惹是非唯恐天下不乱的花孔雀。

“算了,下不为例!”

“啊,那太好了。”孔雀商高兴道,“为了表示歉意,队长,我来给你搓背吧!”

“不用了,我洗完了。”李东阳拒绝道。

“他们都走完了,我回来还球,刚好看到队长在洗澡,怕你一个人太孤单才专门跑来陪你的,现在你就要抛弃我了吗?”商炯用可怜兮兮的语气道,心里坏笑,根据他的了解,像李东阳这样的“君子”肯定不会抛下他。

“你……那你废什么话,赶紧洗。”李东阳背对着他,用力搓着自己的上身,心里则想着这股邪火赶紧降下去。

“唉?队长,干嘛一直背对着我说话,这样聊天怪怪的,咱们又不是没互相见过。”软的时候见过,不过硬起来的样子还真没见过,商炯快好奇死了,恨不得绕到他前面去一睹真容,软的时候就很大,硬起来一定非常可观!

李东阳:“没事,刚好在洗前面,背对着方便。”

商炯循循善诱:“不就是洗小鸡鸡嘛!大家不都是那样洗,有什么害羞的!”

李东阳:……

“队长,帮我拿一下你左手边的肥皂。”

“给。”

“好……哎呀!手滑了!别动别动我来捡……操!”

商炯几乎是扑过去,不料地板都是水,脚下一滑,顿时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摔了个五体投地,由下往上看,正好看到李东阳胯间垂着沉甸甸的囊袋,以及一根擎天而起的大肉棒!

“你他妈是傻缺吗?这都能摔!别想碰瓷,老子可没钱!”李东阳一脸惊愕加惨不忍睹,第一时间想的是还好没脸朝地,不然就这丫的臭美样,指定疯了。

“真他妈大!”商炯心里暗暗震惊,没注意口中溜了出来。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场面竟然有些微妙,等反应过来,再想补救已经来不及了。

“队长……”商炯眨巴眼,那样子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李东阳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瞪着他不说话。

“我起不来了……队长,拉我一把……”商炯可怜兮兮道。

李东阳真想把这货直接扔出去,省得烦躁。

商炯暗叫糟糕,果然是自己太心急,露馅了。

“不就是撸个管嘛!韩哥他们不也经常干吗?都是一根鸡巴,硬起来一个样,大家都坦坦荡荡毫不避讳,有什么可害臊的。”

商炯自己爬起来,语气有些讪讪。

“完了是不是还应该鼓个掌,叫声好啊?”李东阳面色不善,有点咬牙切齿。

完了,这小古板好像真生气了,商炯心里叫糟。

李东阳也不挡着了,反正看都看完了,挺着一根粗长的翘屌,手指咯吱作响,要过去揍他。

“我坦白!”商炯大叫,举手投降。

“坦白什么?”李东阳一愣。

“郭子义学长说,你这几天心情不好,怕谁招惹你了,但是问你又不说,所以派我来试探一下!”商炯半真半假地忽悠道。

“真的?”李东阳迟疑了一下,这几天郭子义好像是问他有什么心事,他没理,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原来大家都看出来了吗?

看男神的表情,商炯松了口气,不过紧接着又叹了口气,看来是真的有心事。

“所以你就跑来偷看?”李东阳斜了他一眼。

“呃……”商炯俊美的脸蛋染上红晕,眼睛转了几轱辘,“我一开始真的没注意,后来看到队长你好像在打手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到李东阳脸色黑了几分,又改口道:“我想着,那就等队长完事儿了再聊聊,可是这一看……一等就是十来分钟,不得不说,队长你真是太持久了……

李东阳忍无可忍,举起砂锅大的拳头就要锤他。

“队长!”商炯大叫道,“……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就说给我听呗,我嘴特别紧……严,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不必,揍你一顿说不定就开心了。”

“不可以打脸!”商炯双手护脸,他就靠这张脸混了,希望队长可以下手轻点。

李东阳本来也就是想要吓吓他,看着商炯一副怂了吧唧的样子,放下了拳头,不屑道:“国民老公就这德行。”

没有想象中拳头落下的疼痛,商炯从指缝中偷看,发现暂时解除危机,顿时谦虚道:“呃……也就学校里的人瞎叫,离国民还差远了。”

“一天换一个也够一年不重样的了。”李东阳讥讽道,说话间往对方胯下瞥了一眼,语气微微一顿,“想来也是可以驾驭得住的。”

“哪里哪里。”商炯谦虚地接受了李东阳的“赞扬”,并礼貌性地互吹,“还是比不过队长,一看就是一夜七次郎!

李东阳:……

他直接无视这句话,自顾自地洗。

商炯自知两人的关系还没到无话不说的地步,事实上,他们认识的日子才不过两个月,连同住一个寝室一年多的郭子义都没问出来,更别提他了。

不过,商炯是一般人吗?他可是集美貌和才智以及厚颜无耻于一身的玩意儿。没有什么是他想要得到却得不到的,此路不通,还可以绕行……

“古人说得对,心情不好时来一发,什么烦恼都没了!”商炯哈哈一笑。

李东阳:“???”

传道士商炯:“人有烦恼,总离不开七情六欲得不到满足,无论所求为何,又如何求而不得,人且学会放下。”

“扯蛋,老子撸个管可没想那么多。”李东阳嘴角微微抽搐。

“难道你说放下就放下?”商炯惊奇道,“一般途径唯二,一是随时间淡忘,二是做别的事发泄,大喊,大酔,或者大干一场!”

“你这是从哪学来的歪理。”李东阳怀疑地看着他。

“古人说的啊!”商炯把锅往古人头上扣,古人要听到了说不定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打他一顿,不过从未见鬼的商炯继续瞎掰,“站在天台大喊这种傻逼事你是肯定不会干,大醉也不太现实,我还没见过你那么能喝的,所以剩下的只有大干一场了,话说,队长你刚刚撸管的时候真的不是这么想的吗?”

李东阳只想扭头就走,跟这玩意儿说话他脑瓜疼。

“那你自己撸吧。”

“操!那行吧!”商炯脸上还很犹豫,手却是果断无比。

李东阳:“!!!”

“这样可以了吧?”

商炯眼看说不动这个钢铁直男,直接伸手握住他勃发的巨物,在手中的感觉跟烧红的烙铁一样,又硬又烫,猛地受到刺激,这根耀武扬威的长枪挣脱般跳动起来!

“你他妈的给我撒手!”李东阳的脸色精彩纷呈,一把抓住商炯细心呵护金贵得不得了的头发,逼得后者不得不仰着头,生怕他一激动把自己头发搙没了!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客服:51男郎社
赞(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巧用心机攻略直男帅哥篮球队长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