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体育生大屌种马猛男的沦陷调教

廉价的钟点房里,姜昊耸动着强壮有力的腰腹,在女友白皙肥美的双腿间,肆意驰骋。

“唔…………哥哥轻一点儿,妹妹的小穴要被干坏了……

女友带着哭腔和娇喘的求饶并没有让姜昊停止腰间的耸动,反倒是深吸一口气,抽插得越发用力了。

在球桌前流血流汗多年,才熬打出来的八块腹肌,用在床笫之间,更显强势霸道。

花心被打桩机一般粗硕的阳具连续大力冲击,女友玲玲满面绯红,亮晶晶的眼睛里,仿佛要流出水来。用手轻推了姜昊两下,根本没法推动姜昊野牛一般健硕的身体,玲玲只能略带恼怒地白了姜昊一眼,皱着眉头,咬着朱唇,神情复杂地忍受着那根让自己又爱又恨的肉棒,舂米一般在花心里来回地抽插。

巨硕的肉棒每每顶到最深处的时候,玲玲都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顶出了身体,浑身轻飘飘的,使不上一点儿力气。

就连嘴里的呜咽和求饶,也变得软绵绵的,听起来是那么的口不对心。

女友痛苦与迷离夹杂的神情,断断续续的求饶声,还有小腹和女友耻部连续撞击发出的啪啪脆响,再加上劣质床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这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刺激着姜昊最为原始的欲望。一种征服的欲望。

巨硕而持久的阴茎,配合上简单粗暴的连续抽插,很快就将玲玲送到了快乐的彼岸。在情迷意乱的呻吟中,玲玲的双腿主动环上了姜欢线条硬朗的公狗腰,双足顶住了他挺翘又充满爆炸力量感的臀部,辅助他进行更为凶狠的冲刺。

玲玲温润湿滑的花心开始了触电一般的颤抖,两条浸淫花样体操多年的修长美腿,好像一条捕猎的蟒蛇一样,在姜昊的腰间缠得更加紧了。为了摆脱腰间的桎梏,姜昊只能深吸一口气,拿出了看家的本领。

将全身的肌肉紧绷,急剧加快的血液流速,让胯下尺寸超模的阳具,又壮大了几分。腰腹连续的前后摆动,姜昊拿出了比乒乓球横拍硬拉更加迅捷猛烈的动作,一次又一次地直捣黄龙。

在球桌上,他是绝对的王者,在床上,也是一样。肌肉感与柔韧度俱佳的女友,也只能做他的胯下之臣。

玲玲花心处的剧烈颤抖很快蔓延到了全身,双手在姜昊的背上胡乱抓着,嘴里开始说出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胡话,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滩糜烂的花泥。

在姜昊的亵玩下,她日常性的高潮了。

女友已经到达了快乐的巅峰,但是姜昊却仍旧不上不下的,根本没有满足。有点儿不爽地在女友的屁股上拍了拍,姜昊强行将女友从床上抱了起来:“来,换个花样。”

还在高潮余韵中的玲玲先是顺从地在姜昊的吩咐下转过身子,以狗交式的姿势四肢着地地跪在床上,随后才彻底清醒过来,当她意识到姜昊要玩什么花样的时候,赶紧扭动着身子试图挣脱。

“不行……那里不行……上一次你干了我的小菊花,让我走路的姿势别扭了三天,我只能跟室友们说是臀大肌拉伤了,可丢死人了……明天就要去俄罗斯交流学习了,到时候肯定要跟他们的运动员切磋一下。要是因为……因为菊花被你弄坏了,掉了链子,教练能扒了我的皮!”

玲玲如此直白低俗的说法,让姜昊心里越发的火急火燎,但是看到玲玲的态度如此的坚决,他也不好用强。

玲玲转过身来,在姜昊仍旧耸立的阴茎根部亲昵地吻了一下,就好像是在亲吻心爱的芭比娃娃。

“乖啦,谁让你的这个大宝贝,那么厉害呢,每一次操后庭的时候,都把人家搞得快要死了。这一次的交流学习,真的很重要,绝对不能出什么差错。所以,等我从俄罗斯回来,一定好好补偿你!”

再一次亲吻了一下巨硕乌黑的龟头,玲玲下床捡起自己的贴身衣物,准备去卫生间冲澡。

看着女友弯腰时,娇嫩的菊花在两片肥臀中若隐若现,姜昊只觉得脑子一热,一句在心中藏了许久的龌龊问题,不自觉地溜到了嘴边:“玲玲……你说……操你菊花的时候,你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

这个有点儿诡异的问题问得玲玲一愣,随后回过头,故作娇羞地对姜昊皱了皱鼻子:“死变态,这种变态问题,让我怎么回答嘛!总之,就是很舒服,一种跟正常做爱不一样的舒服。不光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稍微停顿了一下,玲玲又补了一句:“在菊花被插入,后庭被你的大宝贝充满的时候,心里会有一种很难形容的美妙感觉。”

“好啦好啦,知道你还没有玩爽,但是我得赶紧回去跟教练报道了。等我从俄罗斯回来,你想怎么玩,我都会满足你的!”

玲玲隔空对姜昊亲了一口,拿着自己的贴身衣物冲澡去了。

听着耳边稀稀拉拉的水声,姜昊依靠在床头,心里反复的体味着玲玲刚才的话。

“一种难以形容的美妙感觉?到底有多么的美妙?”

玲玲这个不清不楚的回答,就好像是猫爪子一样,在姜昊的心里来回拨弄,进一步地折磨着他的执念。

在发育期刚刚到来的时候,时常观摩a片的姜昊就知道,自己的癖好,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他对于肛交有着一股近乎偏执的喜好。每每看到艳星们撅起挺翘的桃臀,展露粉嫩的菊花,任由男演员们玩弄抽插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的身上,燥热的都要着起火来。

不过在内心里,姜昊代入的,并不是那些提枪挺刺的男演员,而是那些菊花被尽情蹂躏的女性艳星。

女星们痛苦与快乐并存的面部神情,她们婉转多变的娇叫,就好像一把把钢钩,深深钩入了姜昊的心。

从青春期开始,姜昊就一直好奇着,被人操弄菊花,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的舒服。

后来随着阅片数量的增加,姜昊接触到了一类特殊的影片。在这些影片中,女主角们大都穿着紧身的皮衣,一副女王打扮。而男演员们则撅起淫荡的菊花,被女人用粗大的假阳具大肆玩弄。

女人一边说着脏话,一边奋力抽插男人菊花的画面,就好像梦魇一样,长久地留在了姜昊的脑海里。姜昊心底明白,其实自己真正喜欢的,是这个调调。

后来通过网络查询,姜昊才知道,男人在被肛交的时候,会刺激到跟直肠只有一膜之隔的前列腺,会引发一种比射精更加舒爽的快感。

其实在跟玲玲初次品尝禁果之后,姜昊就一直幻想着,有一天,玲玲也能带着一根巨硕的假鸡巴,狠狠的插入自己的菊花。

而自己就像一只淫贱的母狗一样,高高地撅起屁股,完全沉浸在这种变态又淫荡的游戏之中。

但是这种事情,姜昊也只敢在心中想一想,不敢说出来。

一直以来,姜昊给人的印象,都是粗犷霸道。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乒乓球桌上。姜昊强硬强势的性格,不允许他对小鸟依人的玲玲,提出这样变态的要求。

玲玲以为他喜欢肛交,就在欢爱的时候,尽量地满足他。其实姜昊真正喜欢的,是在抽插玲玲菊穴的时候,把自己想象成正在遭受蹂躏的玲玲。

他真正想要的,是被插。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姜昊跟玲玲,是打了一个离别炮。明天玲玲就要远赴俄罗斯,参加为期三个月的交流学习。

姜昊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里,百般的不舍。

用时下最流行的话来说,姜昊馋玲玲的身子,馋得要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缘故,姜昊的欲望,也远超常人的强烈。还没有成年的时候,他就必须夜夜都用打手枪的方式,排泄体内的满腔欲火。后来上了体校,跟玲玲偷尝了禁果,就更是食髓知味,廉价的钟点房,成了这对小情侣每天必须打卡的地方。

可就算是这样,姜昊还觉得不够。自己强烈的欲望,只有通过做爱而略微地舒缓,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彻底的满足。

然而未来的三个月,这种略微舒缓的方式,也要暂时跟自己说再见了。

一想到这个,姜昊就有一种没找没落的心慌。

冲完澡之后,玲玲就着急忙慌地回学校报道去了,临走之前,她还不忘了提醒姜昊,好好备战,三天之后的那场乒乓球赛,不光要赢,还要赢得漂亮。那场球赛,很可能关系到姜昊能否进入到省集训队。对于他的乒乓球生涯,至关重要。绝对不容有失。

但是对于姜昊来说,他真的没把那场球赛放在眼里。

三天后的对手,虽然是大学生乒乓球联赛的冠军,但是跟自己这种体校系统训练的职业选手相比,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事实上,作为h省体校重点培养的天才选手,姜昊的实力要比许多省专业队的选手还要强。唯一欠缺的,只是大赛经验罢了。

跟业余的大学生打比赛,在姜昊看来,那只是玩。

姜昊觉得,自己在那场无聊切磋赛中浪费的精力和体力,恐怕都赶不上跟玲玲的这通鏖战。

三天之后,姜昊跟大学生冠军金松的切磋交流赛,在j省理工大学的体育馆,拉开了帷幕。

和姜昊预想的一样,参加这样一场索然无味的交流赛,果然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半个小时不到,姜昊已经连下三局,拿下赛点。在三局中,金松有两局都只得到了1分,而另一场,甚至被零封。

单项碾压的比赛场面,简直不能用丑陋来形容。双方的实力水准,相差了好几个档次。虽然完成了三局屠杀,但是姜昊的心里,非但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反而还越来越不爽。

作为j省理工大学的明星选手,对手金松得到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支持。哪怕比赛场面很难看,哪怕金松被姜昊像遛狗一样,不断在远台近台来回的戏耍,可场边那些青春靓丽的女学生们,还是丝毫不吝啬自己的掌声和呼喊,不停地给金松加油鼓劲。

其中有几个,甚至比玲玲还要漂亮!

为什么,为什么这帮傻蛋们要给这个垃圾加油鼓劲?他们不应该为我,为胜利者欢呼的嘛?

姜昊越想越气,眼睛里恨不得瞪出火来。

已经三天没有跟玲玲欢爱了,虽然这三天,姜昊都采用传统技艺“打手枪”,来排解自己旺盛的欲火,但是手动的毕竟还是赶不上人工智能,姜昊能感觉到,体内的欲火并没有因为一次次的手动射精而得到排解,反倒是越演越烈。

这令人煎熬的过盛欲望显然是影响到了姜昊的内分泌,让他这三天以来,一天比一天暴躁,整个胸腔就好像一只被不断打气的气球,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姜昊几乎是将舌尖咬出了血,才勉强控制住了对全场观众大喊,让这帮蠢货们闭嘴的冲动。

本准备尽早结束这一场无聊的比赛,场边的卢教练却伸手叫了暂停。

卢教练拍手将姜昊叫到了身边:“小姜,你干嘛呢!说好了友谊赛,别真么过分嘛。把对手零封,可是破坏友谊的。你小子稍微放放水,让对方赢一小局,脸面上稍微过得去!”

姜昊歪着脖子一声轻哼:“赢一局?他不配!我才不会照顾这种垃圾选手的脸面。”

卢教练没好气地瞪了姜昊一眼:“你小子怎么说话呢!对方毕竟是业余选手。你多打几个僵持球,然后送对方几分,体现一下体育风范。”

说着话,卢教练对着观众贵宾席上努了努下巴:“这么做,不光是给理工大学面子,也是做给省集训队的杜教练看的。毕竟这一次的友谊赛,是他牵头的……

姜昊生硬地打断了卢教练的话:“我说了,他不配!”

暂停的时间还没有结束,姜昊就已经扭头走向了场地中心,显然是不想再听教练墨迹了。

“你小子今早是吃枪药了吧,驴脾气又犯了……

身后的卢教练哭笑不得。

卢教练并不知道的是,姜昊不是吃枪药了,而是如今他体内的“枪药”太多,无从发泄,已经快要憋爆了。

十分钟不到,姜昊再一次以110的残忍比分,结束了决胜局的比赛。

可是在这场屠杀之后,得到欢呼和掌声的,仍旧是金松。

没有再参加后续的互动活动,一肚子邪火姜昊选择了直接退场……

当天晚上,在寝室里疯狂撸了三次,姜昊才勉强压下了欲火。

幸亏自己的室友不在,姜昊才有机会如此放肆。

让姜昊有些无奈的是,哪怕连续射精了三次,不应期一过,硕大的肉棒还是会再一次的挺立起来,完全没有得到满足。

正准备进行第四次发泄,姜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有人发来了一条qq好友申请。

申请人的昵称竟然叫做“姜昊的小迷妹”。

在惊喜和意外之下,姜昊通过了好友申请。

“请问是姜昊小哥哥嘛,我被你今天的比赛,圈了粉噢。”

刚刚加上好友,“迷妹”就发来了信息,随后还附上了一张照片。

姜昊本来以为,这是玲玲开小号在逗自己,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对方并不是玲玲。

因为那张照片,是在现场拍摄的。

虽然像素并不算高清,但还是准确地抓拍到姜昊撩动衣角擦拭汗水的时候,裸露的八块腹肌。

“小哥哥的腹肌好漂亮啊,看起来强壮又威武,力量感好强!这种程度的腹肌,一定是中看又中用!”

迷妹的话,让姜昊有一点儿飘飘然。不仅仅是因为迷妹的恭维,更因为那一句“中看又中用”,好像有一点儿开车的味道。

如果说这只是疑似开车的话,迷妹随后发来的照片和信息,则是彻底实锤了女司机的身份。

“小哥哥的屁股好翘啊,看起来好紧致好性感!”

迷妹随后发来的,是一张姜昊下旋发球的时候,蹲着马步身形下坠的图片。

这明明只是一个最为正常不过的发球动作,但是从照片呈现的效果来看,在这一瞬间,姜昊好像是在刻意撅起自己挺翘的臀部。这一幕抓拍,让姜昊心里升起了一抹羞耻的情绪,但是原本就直直挺立的阴茎,却比刚才更加的挺立了。

自己竟然在上千人的面前,如此夸张地撅起了屁股!从这个姿势来看,那一瞬间,自己的菊花一定是完全打开的。

姜昊的心里生出了一个下流的想法。

“听人说,这种公狗腰,屁股又翘的男生,欲望特别强,性能力也特别强。小哥哥的床技,一定特别好吧。”

迷妹直白的撩骚,让姜昊的气息不自觉地加重。

现在他已经是干柴,生怕遇到一个火苗,而迷妹的撩骚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火苗,而是一团火把。

姜昊粗暴地在阴茎上狠狠地撸动了两下,试图排解有如附骨之疽的熊熊欲火,但是在qq上,他又表现得好像是正人君子,轻飘飘地岔开了话题:“你是理工大学的学生?”

迷妹很快回信:“是啊。我们学校里的那些男生都是书呆子,根本就没有像小哥哥这么man的。小哥哥你知道吗,今天看你的比赛,我在台下都湿啦。今天穿的又是超短裙,差一点儿就尴尬了……

迷妹再一次发来了两张图片,一张是青春靓丽的下身照,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在格子超短裙下,尽情展露着风骚。白花花的媚肉,晃得姜昊一阵眼晕。

另一张,也是白花花的,姜昊辨认了好一会儿,这才看出,这是一张女式白内裤的特写,在内裤上,还有一道很明显的湿痕。

被“迷妹”反复的撩拨,姜昊的喘息变得越来越重。他觉得,自己仿佛化身成了一头发情的犀牛,而胯下那根硬邦邦乌漆漆的鸡巴,就是自己无坚不摧的犀牛角,近乎短路的脑子里,现在只剩下一个想法,用胯下这根独角,将面前的一切,都捅个粉碎!

残存的理智告诉他,应该赶紧删掉这个不太正经的女孩,以免搞出火来,对不起玲玲。

但是在欲望的勾引下,他又有些期待,期待真的会发生一些什么。

姜昊一边撸动着胯下几乎要胀爆的鸡巴,一边死死盯着手机,等待着对方的继续撩拨。

但是他等了许久,等来的,却是女孩突兀的晚安道别。

“哇,我都没有注意到,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先睡啦。小哥哥,晚安摸摸大!”

随后,迷妹的头像迅速黑了下去,将姜昊留在了不上不下的半山腰。

这种只管起飞,不管降落的撩骚手法,让姜昊发出一声无能狂怒。他百分百确信,迷妹一定是故意的!她故意把自己搞得欲火焚身,然后突然的下线!就连她下线前的那句“摸摸大”,看起来都有着十足的挑逗意味。

“干死你干死你……射在你的腿上……内裤上,还有骚逼上……

姜昊盯着那两张照片,加快了手上的撸动,这种报复性行为,让他收获了十足的快感,伞盖一般的三角形龟头完全撑开,入手滚烫,好像一只大功率的暖手宝。

足足套弄了半个多小时,姜昊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自己竟然射不出来了!

自己的鸡巴明明硬得像铁一样,微微向上翘起的阴茎粗硕得自己都有些眼生,因为长时间的勃起,龟头的顶部连带着马眼都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像是尿意,又好像不是。

自己胯下的这根大宝贝,从来没有表现得如此的威武雄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甭管自己如何卖力地撸动,就是没有办法发泄出来。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快感,都差了那么一点儿,让自己没有办法完成最后的射精。

姜昊跟自己的鸡巴较劲儿了一个晚上,最终还是败下了阵来。无论他如何的加大了力度,那跟执拗顽固的贱鸡巴,就是不肯射出精液,然后乖乖地偃旗息鼓。

第二天一早,刚刚入睡没多久的姜昊,就被一阵粗暴的开门声吵醒。.

他的室友徐骁回来了。

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表,姜昊知道自己是睡不成了,已经快要七点了,再有一个多小时,就要开始晨练了。

姜昊只能搓了搓脸,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看你眼圈这么黑,晚上没睡好吧?怎么,想女友了?”

徐骁看着姜昊丝似笑非笑。

姜昊做出一副不屑于顾的表情,没有搭理徐骁。

对于这位经常昼伏夜出的室友,姜昊属实没有什么好感。

这才刚刚调配到两人寝室一个多月,姜昊已经被这家伙扰了好几回清梦了。

体校的领导十分真实,只有成绩非常突出的选手,才会被调配到两人寝室,尽可能的保障休息。但是调配寝室之后,姜昊却反倒休息不好了。

室友徐骁是练习百米赛跑的,据说成绩还不错,两次选入过省集训队,但是又两次被刷掉。从那以后,这家伙就受了刺激,开始放纵自己。这家伙整天也不训练,昼伏夜出,到处瞎浪。

打扰姜昊休息,只是一方面,另一反面,姜昊十分不喜欢徐骁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这家伙跟人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态,让姜昊非常不舒服。

简单地洗了把脸,姜昊打着连连的哈气出了寝室。他实在是不愿意跟徐骁扯那些有的没的。

这一整天,姜昊过得十分的辛苦。在缺少睡眠的情况下,酸疼的肌肉根本就没法应付高强度的训练,混沌沌的脑子也时常走神,甚至都听不清教练的训导。不过这些,还不是最要命的。

让姜昊最最难受的是,胯下那根无从宣泄的鸡巴变得极度的敏感,稍微跟内裤有些许的磨蹭,都会瞬间勃起。

乒乓球本来就是一项追求极限反应和身体灵活度的运动,可是腰间有着一根巨棒拖累,让他所有的反应和动作,都要慢上半拍。

借着训练的间歇,姜昊偷偷跑到了卫生间,再次尝试性的自慰。但是和昨晚一样,无论自己的手法有多么的粗暴,撸动的频率多么迅捷,都没有办法射精。

那根多事的阴茎就好像一个挑食的孩子,在享受了玲玲花心的温软与湿热之后,对于打手枪的低配选择,显得那么的不屑一顾。但是聚集在体内无从发泄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

好容易坚持到一天训练的结束,姜昊一口气灌了好几瓶冰镇矿泉水,才勉强压住了满腔满腹的邪火,正准备早早上床补觉,沉寂了一天的“迷妹”,突然发来了信息。

“小哥哥小哥哥,今天过得好吗?”

姜昊盯着这条信息,咕噜一声,吞咽了一口口水。

其实这一整天,姜昊都是在一种复杂的心情下度过的。既痛恨迷妹将他搞得不上不下,又期待着她的再次撩拨。

“告诉小哥哥一个事情,你不要笑话我哦。昨天晚上,我梦到小哥哥了……就是那种羞羞的春梦……然后醒来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差点儿被室友撞见,真的丢死人了!”

女孩再一次发来了照片。照片上是一只洁白的手,葱葱玉指间,捻着一抹亮晶晶的粘液。

即使是用膝盖去想,姜昊也能想到,那一抹粘液是什么!

迷妹新一轮的撩拨,又开始了!

姜昊躺在床上,不眨眼地盯着这一张暧昧气息很足的照片,另一只手缓缓褪下了裤子。粗硕的阳具瞬间挣脱了内裤的束缚,在被子里跳动着。

姜昊悄悄地看了一眼对面床位的徐骁。这家伙可能是昨晚浪得太狠,今天早早睡下了。这会儿徐骁正发出微微的鼾声,不可能发觉自己的龌龊行径。

这让姜昊略微地放下心来,右手的速度加快,连带着复合式宿舍床都是一阵轻微的晃动。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姜昊觉得这一次套弄,比之前竟然要爽了许多!

虽然仍旧不足以让他喷射出来,但是一张一合的马眼开始大量的分泌前列腺液,让他套弄的动作,顺滑了不少。这对于姜昊来说,可是十足的好消息。

“照片上是什么啊,不明白……

姜昊拙劣的装傻充愣,希望女孩能把话说得更加直白更加下流,给他更多的刺激。

没想到女孩竟然不吃这一套,轻飘飘地转移了话题:“对了小哥哥,有个事情想要问你。你有女朋友吗?”

在欲望的折磨下,姜昊早就将玲玲抛到了九霄云外,想也不想地回了“没有。”

“那……你是不是每天都只能自己撸鸡巴?”

虽然一直在期待着女孩的撩骚,但姜昊还是被女孩如此直白的说法吓了一跳。

湿濡的龟头开始发出麻酥酥的触电感,鼓胀的阴囊也变得一抽一抽的,一切都在往最好的方向发展。在欲望的催动下,姜昊选择彻底放飞自我:“没错,我每天都撸……

本以为聊天会向着“文爱”的方向发展,谁料这一条信息发出之后,女孩再也没有回信,不久之后,连头像也黑了下去。

这个女孩,再一次将姜昊丢在了欲望的半山腰!

气急败坏的姜昊,几次想要将女孩拉黑,但最终还是不舍得。他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心底始终对这女孩有着隐隐的期待。

又折腾了一晚上,早上起床的时候,头重脚轻的姜昊差点儿一头从床上栽下去。跟他迷离颓废的状态相比,胯下阳气倒是习惯性的一柱擎天,凶相毕露。

对面的徐骁早早的起来了,这会儿正咋咋呼呼的做着拉伸运动。看到姜昊起床,徐骁再次露出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在姜昊的身上来回打量:“怎么一大早上,就这么萎靡?呦嚯,你小子该不会做春梦了吧?”

徐骁戏谑的目光停留在了姜昊高高凸起的胯下。

姜昊觉得徐骁的目光犀利的犹如实质,被他盯着,自己的鸡巴火辣辣的,似乎是被人放到了火上去烤。

姜昊狠狠瞪了徐骁一眼:“去你妈的,你才做春梦呢。你们全家都做春梦!”

姜昊用气氛掩盖了自己的心虚,胡乱套上衣服,摔门离开了寝室。

此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微信公众号客服:51男郎

赞(18) 打赏火腿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体育生大屌种马猛男的沦陷调教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0

    我的小说https://www.nanlangshe.com/author/moshangligejue

    Xavier9个月前 (01-16)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在线GV男郎社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