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基友自述:打开Aloha,看到EX发来HIV检测报告

2019.4.19

一大早昏昏沉沉的,在睡眼惺忪中打开Aloha,看到前任发的检测报告,我很下意识的打开淘宝买了一盒试纸,第二天中午快递到了,回家打开一查,梅毒一条杠,hiv两条杠。立马整个心像被揪起来一样,赶紧下单另外的试纸,怀着不安的心情等明天再测一次。然后,结果还是没变。

2019.4.20

看到试纸两条杠的时候,并没有哭,顶多是大脑有点懵,立马拨通死党的电话,“我感染了”,朋友先哭了起来,然后一直在说不可能,试纸不准,说要陪我去医院检查。

2019.4.25

朋友从苏州回来了,然后我们一起去了公卫中心,你说这五天怎么过的?哈哈哈,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啊,每天还是上班下班,吃好吃的。抽完血,医生说如果是阴性那么下午就能拿到报告,如果有问题会再通知。

2019.4.26

25号下午没能拿到报告,但是也没接到医生的电话,于是我一大早又跑了医院一趟,医生说那我帮你在电脑上看看,一看果然有问题。我倒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所以就很坦然的面对,医生建议我在等确诊报告的这两周内,先把用药前的准备做了,早点查Cd4和病载,早点开始用药。我说那好,我周一来检查。

2019.4.29

我把感染的消息告诉了最好的两个朋友,这天是他们俩陪我去医院做检查的。一开始医生还让我朋友出去,说这是隐私,我立马说,没关系,她可以听的。医生一直说我心态挺好,我们还聊得乐呵呵的,我心想,我难过也改变不了什么啊,索性就接受和面对吧。检查做完,和朋友一起去大吃了一顿。

2019.5.5

接下来就是等啊,等结果啊,等电话啊。因为中间又有一个五一节,所以耽误了几天。终于在周日这天接到了医院的电话。CD4只有99个,这是我从感染阳性之后第一次有点慌,这数字也太低了吧。

2019.5.6

我记得这天温度不算低,我穿了一件短袖一件针织衫。上班很轻松,转眼到了下午,我开始莫名的觉得头痛眼压升高,直觉告诉我,有可能感冒了。下班回到家,喝了几杯热水,吃了感冒药早早的就睡下了。没想到睡到半夜醒了,一量体温38.3,立马吃了一粒散列通,然后继续躺下,以为吃了退烧药就会好,没想到第二天起来迎接我的是剧烈的头痛。

2019.5.7

我和朋友急忙赶到医院,医生说,我觉得你这个应该是上呼吸道感染,我给你开点药吧,回去先吃药看看情况,如果周五还是没好转你立马回来。

2019.5.8

连吃了两天药,发烧倒是控制了,但是头痛还在加剧,晚上睡觉都成问题,这天下午,吃了晚饭吃完药,没隔多久就吐了。完蛋了,直觉告诉我不对,我立马打医生电话,她让我赶紧去医院,我很有可能是脑膜炎。我一去就直接办住院了,人生的前24年,我从来没进过医院,身体顶多是感冒发烧,再不济打打吊针就好了。然后这天晚上,我做了一次腰穿。平躺的这六个小时,我一直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我的身体怎么了?我要住多久?

2019.5.9

腰穿的结果出来了,脑蛋白和白细胞数量都很高,确定是脑膜炎。此时,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腰穿的后劲,无法坐着和站立,我甚至连去做检查的力气都没有,医生说今天之内必须看到片子的情况,没办法,朋友推了个轮椅,我强忍不适去做了检查。

2019.5.14

因为我是在异地上班,虽然我第一时间给父母讲了住院的消息,但是我一直没让他们来,总觉得来了之后感染hiv的事会就此败露。但是这天我妈还是来了,没办法,她还在车上的时候,我和她发消息说了这个事。实在是很难开口,也实在是怕她情绪激动出什么事,但是与其她来了从其他人口中听到,我觉得还不如我自己先给她说。那个陪着我做检查的女生和她一起来的,我看到我妈的时候,她眼睛已经很红了,不知道哭了多少场。我妈去办公室和医生聊了蛮久,具体聊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妈问我怎么会得这个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我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强忍着自己的情绪还要照顾我的。

2019.5.18

今天又做腰穿了,家里面的几个亲戚也来看我,我不知道他们到底知不知道我得了什么病,但是我只知道,这样一个医院,这样一个科室,很敏感。做完腰穿又是平躺六个小时,晚上得到了结果,还是不理想。我妈亲眼看着我做腰穿,我记得她说小时候我肺炎住院,输液的时候护士扎了几针就没扎进血管,我妈就哭了还和护士吵起来,果然做腰穿的时候我妈又哭了,那分钟我的情绪真的很复杂,我真的觉得好愧疚,我这辈子都弥补不了给她和老爸造成的伤害了。

2019.5.24

今天又做了一些检查,医生的意见是,只要排除掉结核和隐球菌,那么即使腰穿的数值没有降下来,也可以先用药了。做了一个增强的核磁共振,这是我住院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叫痛。因为我一直没有用留置针,虽然我知道用了它对血管的伤害会比较小,但是我觉得不方便所以一直没用。这次做增强的核磁共振,需要先扎一根留置针进手臂,然后注射增强药剂,我真的觉得好痛啊,可是我又不敢表现出难受的样子,因为我妈看到肯定又会哭。

2019.5.26

之前的CT和核磁共振结果出来了,没有什么问题。然后今天要做第四次腰穿,当然,不论腰穿结果怎样,周一我都要开始用药了。我好像已经麻木了,感觉已经把腰穿当成我生活的一部分。

2019.5.27

腰穿的结果也出来了,指标一切正常,那么多天,我终于看到我妈笑了一次,然后就是开始用药。在我一开始的预想里,因为不打算告诉父母,所以我是打算吃免费药的,妈妈知道了之后,和医生商量下来,选择吃捷扶康。晚上十点,吃了第一片药。

2019.5.29

两天的观察下来,吃药没有任何异常反应,所以出院了,在医院的这几周,每天都有新的人进来,有旧的人出去,有人甚至离开这个世界。可能是因为这个科室都是HIV患者,所以医生护士都特别温柔,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和蔼的护士和医生。每天都和高危人群接触,但是他们对工作的态度比很多其他的医护工作人员都要更负责。完全感受不到被区别对待。

2019.7.24

今天又来医院复查了,吃药已经两个月,今天要检查一下CD4和病载,看看吃药是否有效果。这两个月,其实我感觉自己的生活没什么变化,每天该上班就上班,该玩就玩,要不是有闹钟,有时甚至会忘记吃药。

2018.8.7

CD4结果出来了。99➡️393

2019.8.15

病载结果出来了病毒载量为0
一切都好,感谢从事情一发生就陪在我身边的两位朋友,感谢我的父母。我现在很好,并且我相信自己会越来越好。
你问我怎么感染的?我谈过两个前任,没有在外面乱约过。和前任在一起的时候,有过几次无套,所以你问我恨他么?恨也没用,既成事实,我就只好去面对。希望大家一切都好。

2019.8.20

今天又去医院做血常规的检查,医生和我聊到上个月做的CD4和病载的结果,她说了一句话,你的恢复情况很惊人。我好开心,我觉得生活更美好了一点。

2019.11.20

今天又去复查CD4和病载啦,不知道这次的结果会怎么样,紧张。首先很感谢评论还有私信里来自大家的鼓励。在写回答的时候,我思考了很久要不要匿名,后来还是决定真实地面对。
不光是你们,我的朋友也问我,你不恨他么?或者他们会给我说,你不想去报复社会吗?说真的,从我试纸结果有异常的那一刻开始,我没有动过任何这种念头,我甚至于哭都没有哭一场,倒是朋友家人哭了很多次。不是我冷血,是我真的觉得哭解决不了任何事。我既然确诊了,那么我接下来的生命过程里,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活下去,活得更久一些。我只有一种情绪,那就是我对爱我的朋友和父母有很多亏欠。
得病之后心态转变了很多,我记得我最开始发消息通知我妈的时候我说,要是一个家一定有人要生病的话,那么那个人就是我好了。况且我得的这个病,不痛不痒的,看起来也和常人无异。我变得更勤快了,以前总觉得觉睡不够,现在到点就自己起床跑步锻炼,然后抓紧时间看书,认真学习认真工作。对于爱情嘛,我还是会有很多憧憬,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看到喜欢的人不敢去追,被人告白不敢接受。双方交往的前提肯定是真诚与坦白,可是我不知道我该怎样和对方坦白,或者说,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理解和相信,我不是乱搞得的。
很多人会直接把gay这个族群和滥交得病划上等号,这我一点也不意外,我也不想争辩,因为能说出这些话有这些思想的人,根本也听不进去别人的观点。你们大可以坚持你们所认为的,然后有一天,事实会告诉你们是错的。
我想我的经历能告诉你们的一个最重要的道理就是,不要随意交出你的信任。我记得当初医生问我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会无套呢?我说,就感觉对方也不是乱来的那种人吧,而且我也不好意思提出来去检测,我更不好意思问对方是不是携带者。她说,这种心理我完全懂,是怕问了这些问题做了这些举动,彼此会有不信任感,彼此会生出嫌隙对么?我说是的。
那么医生最后的回答我送给你们,如果不好意思提,那么就保护好自己。人都是自私的,你自私点没什么错。

本栏目已经搬迁到51男郎网,更多最新栏目文章前往51男郎网查看

赞(3) 打赏火腿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基友自述:打开Aloha,看到EX发来HIV检测报告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在线GV男郎社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