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孽子》:台北同性恋的王国

1

拿奖到手软,经得起考验

你以为《上瘾》、《红色气球》就是同志剧的巅峰吗?

Too young too simple!

殊不知,16年前,一部台湾同志电视剧横空出世,斩获大大小小各类项目:2003年第38届台湾电视金钟奖最佳连续剧奖、最佳女主角奖、最佳导演奖、最佳音效奖、最佳灯光奖、最佳美术指导、第8届新加坡亚洲电视奖、最佳剧情片男主角奖。

上述这些桂冠是摘取的,还有提名的,如连续剧男主角奖、摄影奖、剪辑奖、连续剧男配角奖。

一年之后,该剧在配乐上也被认可,夺取2004年第15届台湾金曲奖最佳流行音乐演奏专辑奖。

这部剧就是改编著名作家白先勇同名长篇小说的《孽子》。剧作由曹瑞原执导,主演涉及范植伟、金勤、柯俊雄、张孝全、杨佑宁、庹宗华等一批当年的新人,并于2003年2月16日在中国台湾公共电视台播出。

抛开改编而成的电视剧,单看书作而言,都顶有意思。

大名鼎鼎的作家白先勇——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之子,之前发表的《寂寞的十七岁》和《台北人》一直炙手可热,其中也涉及到一些同性题材。

但《孽子》作为白先勇的第一部长篇小说,1981年的首次出版,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响。直到八十年代末期,《孽子》在海外出版,才获得了极大的反响,一度达到了“洛阳纸贵”的情形。

2

我是你爸爸,你给我悄悄

生活中好像大部分的男孩子都跟自己的父亲关系比较紧绷,有时会逗趣地认为是同性相斥。老百姓也常说,父子是天敌。

可当“天敌”遇上了“同志”问题,矛盾应该只增不减,更何况父亲还是军人出身,铮铮铁骨,怕是容不得男男之间的纸短情长。

李青(范植伟饰)的父亲,曾是部队里的团长,还有功勋,最终因为一场战役的失败遭到高层罢黜,此后不幸的事件接二连三:先是妻子的移情别恋,离家出走;再是次子的早早夭折,难享天伦。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李青,性格敏感脆弱。

世界也没有给李青足够的温暖。正值青春、血气方刚的他,因在学校与同学有性的接触而遭到劝退处理,回家之后也没有得到父亲的庇佑,又被逐出家门。

无家可归的他,在台北新公园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认识了一群同性恋少年,号称“青春鸟”。

此后,曾经的家,因为父亲的存在,也就成了李青永远回不去的地方,“一辈子也不能忘怀他那张悲怆得近乎恐怖的面孔……再也无法面对父亲那张悲痛的脸……”

同样因为父亲的缘故,念念不忘地想回家,却始终无法回去的王夔龙(庹宗华饰),萦绕在脑际的,永远是父亲掷地有声的一句话,“我在世的一天,你不准回来!”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新公园里还有小玉(金勤饰)吴敏(张孝全饰)、阿风(马志翔饰)等人,他们当中有些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姓甚名谁,许是出于彼此的顾惜,一个地下同性恋王国悄然运作着。

他们共有一个名头,就是不被父亲接纳、不被家庭接纳、不被社会接纳的“孽子”。

3

同性恋的人,我们也是人

作家白先勇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作家最重要的便是写出心中的信仰。”《孽子》做到了。

作为同性恋作家,白先勇身体力行,将自己的特殊的情感体验揉进了小说里,在与大多人不同的性向里,内心的丰富多彩和细腻情绪,都随着荧幕的人物而灵动了起来。

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同性恋作为一种精神疾病从美国的医学学会里剔除始于1973年。此后,在医学界,同性恋不再是症状,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份属性选择和生活尝试。

人性,未必完美,但它不是拿来让普多大众诟病、谩骂、擢数和指责的,而是换取一丢生而为人的理解力和同理心。

我想,白先勇以一个作家的身份,毋庸置疑地做到了,而且通过《孽子》,做得漂亮。

剧中人,多是徘徊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没什么光鲜亮丽的家世背景、没什么可供炫耀的工作收入、没什么轰轰烈烈的英雄事迹,但是并不影响他们就以小人物的形象在这个世界好好地生活,找一个自己爱的、爱自己的,在滚滚红尘走一遭。

因为《生活大爆炸》而名声大振的谢耳朵出柜了,大众接受了;因为苹果公司CEO和后乔布斯时代继承人而广为人知的蒂姆·库克出柜了,大众接受了;因为《康熙来了》节目优秀以及高情商会讲话的蔡康永出柜了,大众接受了。

可是,为什么,当那些像台北新公园“青春鸟”王国里的青涩少年出柜了,却没有换取家人和社会的一丝宽宥呢?难道说,只有高阶的人,才配出柜?

谢谢,我们也是人!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孽子》:台北同性恋的王国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