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少年千里送奴初次被捆绑调教

我在那所位于天堂的地牢里的全日制束缚学校中的强烈的兴趣终于引起了注意,然后在那一天的晚些时候,教师、一个我稍候知道叫做捆绑者的家伙,令我感到有些吃惊。当他地给我一张写着他的名字,捆绑专家的头衔的纸片,并且建议我联系他以便安排一个特殊的见面时,我顿时兴奋起来。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来找我,不过当我问他到底能做些什么时,他真的很愉快。我想我从未考虑过有人会在把我捆绑起来时会象我被绳索加身时一样兴奋。我所有过的经验都是单独性的,同伴们总是为了我的兴趣而那样去做。而他不但有热情,而且一个有魅力的、诚恳的友好的家伙。我又会损失什么呢?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们又聊了几次。他传给我一篇捆绑和缄口杂志上的文章,讲述了一个美国学生第一次拜访捆绑大师的经验。那是一个迷人的故事,这次轮到我来体验了。所以在最后一次电话交谈中,我们拟定了一套以这个故事为基础的指令。
我将在星期四晚上搭火车去伦敦,并在晚上十点左右到达他的住处。我会在特定的位置找到一把钥匙,然后到空旷的一层去,在那里有进一步的命令。他会在半小时内到达。在旅途中,我只能穿着橡皮衣裤,并戴上一条铁项圈。我不能穿任何衣服除了一件旅行装(我想应该不是指我经常穿的DM靴)。我唯一能带的就是一张单程车票,和一点钱,其他的东西要放在一个小袋子里面交给他保管到星期六我离开时为止。我必须同意在这期间内,我完全是属于他的,他可以随心所欲的采用各种各样的捆绑方法将我办起来,并可以持续任意长的时间。最后,从现在起到星期四晚上,我不能有任何性行为。整整三天!当我的身体被燃烧并兴奋到极点时我该怎样应付呢?
离开家的时候的确有点怪异的感觉,身上只穿着橡皮衣裤,一件很薄的旅行装,脖子上锁着一条金属项圈。别人看见了会怎么想,警察会注意吗,我该怎样解释呢?而且,当我移动的时候,橡皮的摩擦使我觉得非常辛苦。我赶上了六点半的火车。刚坐了一会儿,我发现身上的橡皮一发出一种很难闻的味道!我越来越热,刺鼻的气味也越来越浓。没多久,我就确信车厢里所有的人都闻到了我这边发出的怪味,而我只穿了一件旅行装来遮住项圈和DM靴子。当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女士挪到远离我的位置时,我感到很无助。我意识到我动的越多,气味就越浓。所以接下来的两个半钟头我坐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全身燥热,猜测当晚还会发生什么。
终于到伦敦了,全身燥热难耐,双脚战栗。二十分钟后,我找到了地方。两腿发抖,心跳加速,我找到了钥匙,进了那间房。
我马上看到了放在地板上的指令,并遵照指示把门反锁,进了浴室。第一件事是签一份表格,同意到星期六早上为止,我会服从任意形式的捆绑,和被绑住任意长的时间。当我必须被解开或有意外发生(例如哮喘病)时,我只能说Please Stop或以Mmmh Mmmh Mmmh来代替(当嘴被堵住不能说话时,这是国际通用语言),最后,我可以在星期五早上11点钟左右给我的朋友打个电话,即使我被绑的结结实实(安全问题我们已经在早些时候讨论过)。读完指令后,我签上了同意,然后接着看指示。脱掉旅行装后,我在屁眼里塞进一个肛门塞(第一份指令让我带来的),然后来到了游戏室。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 

抱歉,以上隐藏内容仅限VIP查看,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少年千里送奴初次被捆绑调教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